星月書吧 > 古希臘之地中海霸主 > 第六十章 報復(續)

第六十章 報復(續)

星月書吧 www.zgdstz.com,最快更新古希臘之地中海霸主最新章節!

    俄克里頓一聽,先是面露驚訝,隨后呈現怒氣,忍不住大聲喝問道:“你為什么要這樣做?!就算你們馬戈尼德家族和漢諾大人之間有恩怨,但你是迦太基人,身體里還流淌著迦太基建立著狄多女王的血脈,怎么能夠做出這種威脅到全體迦太基人生存的錯事!……”

    “你上門來就是為了教訓我嗎?”哈卡說話的聲音雖輕,卻像是吹起了一股陰冷的細風,讓俄克里頓偏體生寒,立刻驅走了他心中的不滿,讓他很快恢復了冷靜:“我……哈卡大人,即使你現在已經為戴奧尼亞效力,但你仍然是迦太基人,希望你能夠停止‘讓東努米比亞人不斷侵襲迦太基領地’的做法,給你的同胞們一條活路!”

    俄克里頓放低姿態,語氣十分懇切。

    “我這么做就是為了給同胞們一條活路。”哈卡收斂起懶散的神情,一臉認真的說道:“如果迦太基繼續這樣暗中于戴奧尼亞對抗下去,對迦太基沒什么好處!再過幾年你們就會發現迦太基在整個西地中海被完全孤立,就連曾經最親密的腓尼基盟邦也會一個個的遠離你們……”

    “自從與戴奧尼亞簽訂和平協議之后,我們迦太基這幾年一直在重新適應新的秩序,忙于恢復貿易,從來沒有過想要與戴奧尼亞暗中對抗的心思,更沒有采取過任何敵對的行動,我不知道哈卡大人為什么要這么說!相反,戴奧尼亞煽動東努米比亞人侵犯迦太基,這才是違反了協議,難道戴奧尼亞要撕毀自己一直標榜的‘信守承諾’的良好形象,再次對迦太基宣戰了嗎?!”俄克里頓一副義憤填膺的模樣,悲憤的說著。

    哈卡冷冷的看著他,輕聲吐出一個詞:“馬西利部落。”

    這聲音頓時戳破了俄克里頓偽裝出來的怒氣,他又想要進行辯解,卻聽哈卡接著說道:“需要我將迦太基和馬西利部落秘密商談的內容全文背誦出來嗎?”

    俄克里頓頓時泄了氣,更對于迦太基處于戴奧尼亞如此可怕的監視之下感到心驚。

    “從迦太基與馬西利部落進行密謀這件事可以看出,你們迦太基元老院現在依然抱有某種幻想。但相信親眼目睹了圖里伊這座巨城盛況的你來說,就算馬西利部落得到你們的幫助,真的統一了西努米比亞各部落,對如今強大的戴奧尼亞王國而言也不過是一個小小的麻煩,我們甚至只需要輕松出動兩、三個軍團,就能夠徹底將其平定。但對于你們迦太基而言,這卻將是關乎城邦存亡的災難,所以王國讓東努米比亞人攻擊迦太基就是要讓你們真正意識到迦太基現在的實力有多么的孱弱!”

    哈卡示意奴仆給自己倒了一點酒,然后一只手慢慢的轉動著酒杯,神情變得認真起來:“我是迦太基人,我很了解自己的同胞,他們中的大多數喜歡經商而不是發動戰爭、喜歡享受勝于在戰場受苦、更害怕死亡……所以即使在迦太基最繁榮的時候,也始終無法戰勝西西里島的希臘人,就是因為迦太基人本就不是一個喜歡戰斗的民族,缺乏勇猛和韌勁,以前還能讓努米比亞人和雇傭兵為你們作戰,現在你們已經沒有了任何依靠,我看迦太基的元老們可以將心中還殘存的野心都熄滅掉了,讓民眾干他們所愿意干的事情吧!

    比如以前迦太基人不太愛洗澡,自從戴奧尼亞人發明了浴場,迦太基人就開始喜歡上了泡澡;又比如以前迦太基人不喜歡到內陸去經商,因為交通很不方便,但自從戴奧尼亞人修建了寬闊平坦的大道,迦太基商人也頻繁深入到布魯提、盧卡尼亞等山區去獲取貿易利潤……還有像我剛才跟你談及的水管,只要它開始在王國普通城區投入使用,我敢保證要不了多久迦太基人就會琢磨著怎么制造它,讓自己不用出門也能夠享用到清水……像這樣的事例還有不少。

    你看迦太基民眾雖然表面上說是憎恨戴奧尼亞,實際上卻時刻關注著戴奧尼亞所創造出來的新鮮事物,享受著戴奧尼亞所打造出來的龐大的貿易體系……那么為什么不讓迦太基徹底的融入到這個體系當中呢?這樣一來,迦太基的安全將會得到徹底的保障,而且民眾也會心安理得的享受著戴奧尼亞所建造的一切。我相信以迦太基人的能力,要不了幾年,他們會變得比以前更加的富有!”

    俄克里頓沉默了。

    哈卡也沒再說話,而是用手輕輕劃拉著溫熱的池水。

    過了一會兒,俄克里頓才低聲問道:“你的意思是……讓迦太基和戴奧尼亞結為真正的同盟?”

    “以迦太基現在殘弱的實力,不可能建立與戴奧尼亞地位相等的同盟,只能成為附屬于戴奧尼亞的盟邦。”哈卡說得很直白:“當然我建議迦太基最好成為戴奧尼亞王國的自由市,就像塔蘭圖姆那樣,你應該知道現在的塔蘭圖姆人過得是多么的舒服……”

    俄克里頓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他強自壓抑,沒讓自己的怒火再次升起,卻聽哈卡悠悠的說道:“我知道這件事你沒法做主,最終還是得由元老院來做出決定,但我希望你們做決定最好能夠快一些,因為你們與馬西利部落勾結的事情已經證據確鑿,一旦馬西利人在西努米比亞地區攪起大亂,那么戴奧尼亞的使者就會前往迦太基,質問你們破壞和平協議一事。

    與此同時,西西里的三個軍團也會迅速集結起來,隨時準備登陸阿非利加,到那時迦太基的處境可就不像現在你和我談話一樣這麼輕松了。”

    俄克里頓臉色大變,慌忙說道:“哈卡大人,我們和馬西利部落是有一些口頭上的協議,但那只是針對東努米比亞人——”

    哈卡毫不客氣地打斷他的話:“對于這件事情的討論就到此為止,迦太基該做出什么樣的選擇,你自己回去好好考慮,也讓那些愚蠢的元老們好好考慮考慮。現在讓我們再來談談另外一件事,也是你來圖里伊準備面見陛下商談的另一件事。

    你不感到奇怪嗎?前幾年,戴奧尼亞貨船從伊比利亞運出來的貴金屬還不分彼此的賣給迦太基的所有商人,但是從去年開始,他們卻只賣給隸屬于中立派的商人們……”

    俄克里頓看著對面的這個年輕人臉上露出幾分詭異的笑容,心中陡然一跳,吃驚的說道:“難道是你——”

    “沒錯,這也是我向陛下提的建議。”哈卡輕描淡寫的說著,扭頭看向奴仆:“水溫有點低了,讓他們再燒熱一些。”

    “主人,可您的身體——”

    “我今天感覺很好,水溫再高一點沒關系。”

    奴仆看了看臉色有些不好看的俄克里頓,心里雖有些擔心,但又不敢違背哈卡的命令,于是迅速跑向木門,向侍候在門外的奴隸下達指令。

    俄克里頓當然不可能突然暴起傷人,但他現在看向哈卡的眼神中卻充滿了戒備和慎重,如同面臨勁敵:這個看起來病殃殃的年輕人是如此的可怕,所實施的每一個針對迦太基的措施都重重的擊打在了迦太基脆弱的地方。

    哈卡卻慢悠悠地喝了一口葡萄酒,然后看著木杯里殘余的鮮紅色酒液,眼神變得凝重而悠遠,他喃喃說道:“當我5歲有些懂事的時候,我就從別人口中知道我和別的孩子為什么不一樣,因為我可能活不了幾年就會死;

    當我9歲的時候,我父親從西西里大敗而回,他整日郁郁不樂,經常因為聽到別人的嘲諷而將自己一個人關在屋內,最終他還是自盡而亡……

    當我13歲的時候,跟隨我的哥哥前往伊比利亞那個陌生的野蠻之地,叔叔瑪哥告訴我說,‘這是為了給馬戈尼德家族獲得一個光明的未來。’但我其實心里明白,這是因為我的叔叔在迦太基城內的權力斗爭中失敗,不得不給自己找一條后路;

    在我27歲的時候,迦太基民眾因為西西里的軍隊全軍覆沒,在某些人的唆使之下,憤怒的攻擊馬戈尼德派的元老,迫使他們無法在城內生存,只能攜家帶口逃往伊比利亞,但是狄多和我就決定要為自己找一條生路……

    經歷了這么多的事,我明白了一個道理,做錯了事情就會受到神祗的懲罰,要為之付出慘重的代價,馬戈尼德家族走到今天這個地步就是在不斷償債的結果!但是——”

    哈卡的目光如刀鋒一般的刺向俄克里頓,聲音冷厲:“在那場戰爭中你們漢諾派又扮演了什么角色呢?!由你們大力推薦的統軍將領蒙特阿德諾、安諾巴斯等人都是無能之輩,一次又一次的失敗不但消耗了迦太基大量的戰爭資源,也在頻繁打擊著迦太基民眾的信心!在我的叔叔和哥哥在西西里奮力作戰的時候,你們不但沒有全力給他們提供支持,反而使用各種手段減少對他們的援助、詆毀他們的功績!……如果不是知道你們都是土生土長的迦太基人,恐怕我都會懷疑你們是戴奧尼亞人的內應!”
网上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