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書吧 > 我在明朝當國公 >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邢夫人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邢夫人

星月書吧 www.zgdstz.com,最快更新我在明朝當國公最新章節!

    聽著李自成的敘述,邢巧兒低著頭靜靜的聽著,一直等到李自成說完后她才輕聲道:“闖王乃是做大事之人,當然知道做大事者應不拘小節,下面的人想要保存實力這是可以理解的,不說他們了,就算是闖王您不也是如此么?”

    “你……”

    李自成濃眉一揚就要發怒,但隨即轉念一想,不禁無奈的搖了搖頭,苦笑道:“你說得對,俺又有什么資格責怪下面的人保存實力,俺自己又何嘗不是害怕折損手中的實力而將這件事退給了李巖兄弟。”

    “所以啊!”

    看到李自成懊惱的模樣,邢巧兒撲哧一笑,“老話說得好,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您自己都不愿意做的事情,又有何資格去責怪別人呢?是個人就有私心,此乃人之常情,您又何必介懷呢?”

    “不……話不能這么說。”這時,李自成也回過神來,重新恢復了梟雄本色:“自從老闖王于孟津兵敗被朝廷所俘,送往京城處死后,俺和過兒之身帶著數百老營弟兄逃入河南府,重新將義軍發展至今,又將那些人一個個提拔至今,原本指望著他們為義軍的大業出力,可如今義軍才有了點起色,這幫子人就一個個開始學會惜身了,此種風氣不能長。

    至于說俺沒派人去,這不是很正常嗎?若是把俺跟他們相提并論,那俺這個闖王當得還有什么意思?”

    “嘶……”

    邢巧兒先是一陣無語,但也不得不承認李自成說得頗有道理。

    李自成身為闖軍的最高領袖,保存一定的實力不是應該的嗎?有事情不是應該讓那些手下去做嗎,否則這個闖王當的還有什么意思?

    李自成的這個想法若是在后世自然要被噴得體無完膚,但在這個時代卻是天經地義的,如果沒有特權誰愿意當這個老大?

    不過即便如此,邢巧兒出身商賈之家,從小耳讀目染后身上自是帶著一股精明算計的氣質,但在大局上卻是不免差了一籌。

    聽到李自成這么說后,她心里雖然還是不以為然,但也不會再說什么了。

    感到氣氛有些尷尬的李自成心里很是有些別扭,先前剛開始將邢巧兒搶來的時候,李自成還是跟她黏糊了一陣,但過了一陣子,新鮮感消失后,李自成對她就有些冷落了,感到不自在的他隨口吩咐了一聲,便大步走了出去。

    看著李自成離去的身影,邢巧兒眼中流露出了一絲幽怨之色。

    說實話,她是被李自成給搶來的,心里對她自然是談不上什么喜歡。更何況李自成出身驛卒為人很是有些粗鄙,大字不識幾個,跟從小識文斷字喜愛文章的她更是談不到一塊,這世間一長要說心里沒有怨恨那是假的,只是如今李自成勢大,周圍的看守又比較嚴密,她也只能是認命了。

    目送李自成離開的邢巧兒轉身正要返回屋里,卻聽到門外傳來一陣腳步聲,隨后一個聲音響起:“闖王可在,卑職高杰求見!”

    邢巧兒轉身一瞧,看到一個長得濃眉大眼看起來頗為英氣,穿著一身皮甲的二十來歲的年輕人站在他面前。

    看到這個年輕人,邢巧兒不知為何心里卻是一顫,不知為何卻是鬼使神差的說道:“還真不巧呢,闖王剛剛離開,你若是著急的話,可以在此處坐一會,或許待會闖王便會回來了。”

    “這……”年輕猶豫了一下,竟是答應了下來。

    待到年輕人坐下,邢巧兒走到里面端了一杯茶過來放在年輕人旁邊,并在一旁坐下問道:“不知這位兄弟如何稱呼?在何處任職?”

    若是在那些高門大戶里,邢巧兒敢這么私自款待一個素未平生的男子,并在他旁邊坐下來談話,若是讓他的夫君知道,絕對就是被休的下場,但民間尤其是在闖軍里卻是另一回事了,畢竟大家干的都是刀頭舔血的活,誰都不知道自己明天還能不能活著,哪來那么多講究。

    年輕人也不疑他,坦然道:“卑職高杰,乃闖王麾下前鋒營的都尉,此次前來是因為前鋒營的糧草已經所剩不多,是以卑職特地前來索要糧草。”

    直屬于李自成的兵馬分為五個營,分別是中吉、左輻(輔)、右翼、前鋒、后勁,每個營的人數兩三千不等,這些也是李自成手里最精銳的力量了,高杰能夠在前鋒營里當上一名都尉自領一軍,足以證明李自成對他的器重。

    “這樣啊。”

    邢巧兒點點頭。

    “妾身明白了,這件事妾身便能處理,高將軍待會持妾身的開的批文去輜重營領取糧草便是。”

    高杰心里便是一喜,趕緊站了起來拱手道:“啊,如此卑職謝過夫人!”

    “不必客氣,都是自家兄弟,何必見外呢。”

    邢巧兒嫣然一笑,顯得格外妖嬈,看得高杰一陣失神,而邢巧兒看到高杰目瞪口呆的樣子心里也是暗自得意,正事說完,倆人便開始閑聊起來,卻是越說越投機,尤其是邢夫人知道高杰居然上過好幾年的私塾,還是家鄉的童聲后,眼神愈發的亮了起來……

    “疙瘩疙瘩……”

    急促的馬蹄聲在樹林里響起,田見秀在數十名護衛的擁簇下拼命的打馬奔逃,胯下的戰馬由于奔跑的時間太長速度開始變慢起來。

    “田爺,不能再跑了,咱們的馬已經跑不動了。”一名護衛在田見秀身邊大聲喊了起來。

    田見秀看了看胯下的戰馬,發現戰馬渾身的肌肉一驚開始有抽搐的跡象,如果再跑下去戰馬肯定會發汗,隨后這匹馬就要廢了。

    當然了,戰馬廢了也就廢了,再怎么也比不上人重要,可在現在這種情況下,一旦失去了戰馬,他們的命運就可想而知了。

    無奈之下他環顧了一下周圍,很快便指著右邊道:“咱們去右邊的樹林避一避,給戰馬喂點東西,讓它們歇息一下。”

    “好!”

    得到了田見秀的同意后,一行人趕緊策馬朝著右邊的樹林跑了過去。

    一行人下馬,松開戰馬的韁繩,解開籠頭,從馬鞍上取出混合了大豆、青草以及粗鹽的飼料開始喂養戰馬,并拿水給戰馬喝,做完這一切后他們才取出干糧吃了起來。
网上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