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書吧 > 路盡是歸途 > 第41章 悲催的徐醫生

第41章 悲催的徐醫生

作者:小菊花1682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一秒記住【星月書吧 www.zgdstz.com】,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徐楓在病房外靜靜地聽著房里的悲痛,過了許久還是慢慢推門進去,蹲下輕輕拍拍癱坐在地上的夏然的肩膀。夏母趴在夏父身上自言自語地說著倆人曾經的過往,站在旁邊輕聲:“阿姨,節哀。”

    夏母看到徐楓用白被子慢慢蓋住夏父頭部的動作,瞬間暈了過去,夏朗立刻上去抱住母親試圖喚醒她,夏然仍舊無力地癱坐著,徐楓皺了皺眉頭,擺出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

    “夏然,我知道你現在很痛苦,但別忘了,在這座醫院里,你還是一名醫者,調節自我情緒,安撫病患家屬,安排后續事情是你做為醫者的基本素養。

    或許是聽到了徐楓的話,夏然在林意的攙扶下緩緩站起來,慢慢收拾好情緒:“徐醫生,麻煩您看一下我媽媽的情況,我去準備一下后面的事。”說完便朝著門外走去,幾步后又站定:“郎朗,照顧好媽媽。”

    徐楓掏出手機打了個電話過去,沒幾分鐘一個主治醫生帶著兩個護士和病床趕了過來,簡單的檢查后,夏母被推離病房,后面跟著不停地抹著眼淚的夏朗。

    雖然,夏然極力掩飾滿身的悲痛,可當夏父被移除病房的時候,她幾次差點軟下去的腿還是泄露了她所有的軟弱。

    林意幾次想要上前攙扶都被徐楓制止了,“只有她自己能讓她走出來,這個時候給她一些時間和空間,也許她需要和叔叔做最后的告別。”

    林意明白徐楓的意思,失去至親的痛并不是幾句安慰的話就能緩解的,夏然必須自己堅強起來。

    徐楓掃了一眼門邊兩個行李箱旁的林境:“這個小孩子是誰?不會是你兒子吧?你這是剛從外地回來?就這幾天你又跑哪去了?”

    剛覺得徐楓有些正常的,這會兒本性又漏出來了。

    “我弟弟林境”,剩下的事情她不打算多說,畢竟是私事。

    “我怎么不知道你還有個弟弟?”徐楓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燒。

    “這個世界上你不知道的事情有很多。”

    “要不我們做個交換,我給你說件你不知道的事,你給我講講你這個弟弟和行李箱是咋回事。”大新聞啊,大新聞,譚靖煜知道這些事不?他還真好奇。

    徐大公子人生有三大愛好:女人,醫學,譚靖煜感情生活。

    林意瞟了一眼就差臉上寫著“八卦”兩個大字的人:“沒興趣”,說完朝著林境的方向走去,不知道剛才的情況有沒有讓阿境想起不好的事?

    徐楓很是遺憾地嘆了口氣:“我可是冒著生命危險跟你作交換的哎,這么好的機會白白讓你浪費了,以后后悔了可別怨我啊。”

    他是很好奇林意和譚靖煜現在是什么情況,這些天因為醫院的事情忙得焦頭爛額,他已經很久沒有見過譚靖煜了,更別說了解情況了。不過,他也是真的想借這個機會提醒一下林意,可以的話,他希望事情能向著好的方向發展,可是,譚靖煜那廝根本不按常理出牌,如果林意多少知道一些真相,不這么被動的話,以后的情況會不會好一些呢,她是不是也會少受一些傷害?

    林意走過去的時候,林境始終低著頭,聽見林意叫他才緩緩抬起頭來,神情里滿是無助和不安,林意知道,他還是受到影響了,她不應該帶他來醫院的。

    “阿境,什么都不要想,生離死別是人生常態,不要害怕也不要恐懼,留下來的人好好的生活才是對自己人生應負的責任,而且,記住,無論什么時候你都有姐姐。”

    林境張了張嘴,卻沒有說什么。他知道林意這些天一直都在盡最大的努力給他安全感,可是她會不會哪天也離他而去了。

    送林境回家后,林意又匆匆趕到醫院,即使做不了什么,能盡量陪在夏然身邊也行,同時也給廖思思打電話說了大概的情況,廖思思接到電話后也馬上趕到了醫院。

    葬禮這天,下了很大的雨,夏母再次暈倒了,徐楓建議讓夏母住院觀察一段時間,畢竟年紀大了,又受了這么大的刺激。

    安頓好夏母,林意、廖思思送夏然和夏朗兩人回家,淋了那么久的雨,不趕緊收拾會感冒。

    趁著夏然洗澡的時間,林意做了簡單的面食,這些天夏然幾乎沒睡過覺,也沒吃過東西,剛又淋了雨,這樣下去她擔心夏然的身體會垮掉。

    夏然洗完澡出來看見桌上放著的四碗面條,沒有直接走向餐桌,而是去了夏朗的房門前,擰門把,門被從里面反鎖,敲門:“郎朗,小意做了面,出來吃飯。”

    等了許久,房里沒有動靜,再敲。

    這次有了回應,房里夏朗的聲音很暴躁:“不想吃!”

    “行,不吃就別吃了。”

    “不吃就不吃!”怒吼里伴隨著什么東西砸在地上的巨響。

    夏然聽見房里的聲音,一腳踢上房門:“夏朗!開門!”

    沒有回應,只有物品砸在門上的聲音,夏然很明顯被這聲音嚇了一跳。

    林意看著夏然的動作,有些意外,夏然對夏朗的寵溺就像是她對林境的縱容一樣,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這樣動作粗魯、對夏朗生氣的夏然,林意第一次見,沒有平時的輕言輕語,只有深深的不耐煩。

    林意和廖思思對視了一眼,見夏然愈抬手繼續敲門,廖思思趕緊快步過去雙手推著夏然的肩膀把她安置在餐桌前:

    “然然,那你先冷靜一下,夏朗他只是還沒從痛苦中緩過來,不要急,給他一些時間。”

    夏然看著夏朗緊閉的房門:“可是郎朗他不是小孩子了,作為男孩他有屬于他的責任和擔當,但現在,這些他都沒有,再這樣下去,他就只能是個被寵壞的孩子。”

    “欲速則不達,成長是需要時間的,拔苗助長可能會適得其反。”林意有些擔心夏然用力過猛。

    “我知道,今天是我心急了,放心,我會把握好這個度的。快吃飯吧,面要坨了。”

    一時間三人無言,廖思思看這夏然始終埋頭吃面的樣子,輕皺著眉頭看向林意,林意無奈搖頭。

    直到夏然要把碗里的湯汁也要喝掉的時候,林意一把搶過夏然手中的碗:“我做飯可不是要把你撐死的。”

    夏然只好放下筷子,無意識打了個響嗝,廖思思沒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夏然有些不好意思,小聲說道:“是小意你廚藝又提升了,面做的很好吃,小意你什么時候有空教教我。”

    夏然現在的樣子好像又回到了往常的樣子,溫柔如水。

    “好”,林意一邊收拾碗筷一邊回道。

    晚上,廖思思被自己母上急召回去,林意陪著夏然去醫院里陪著還在昏迷的夏母。

    夏然坐在病床邊的椅子上,雙手輕握著夏母的手,一動不動地看著夏母的睡顏,林意靜靜地站在一邊。

    “小意,你知道嗎,爸爸走的時候,媽媽說她還有很多很多事想要和爸爸一起做,可是以后再也沒有人能陪著她做那些事了,我突然覺得人生真的好短暫。這些年,我以為只要我好好做事,努力掙錢,爸爸就能慢慢地好起來,就能永遠地陪在我們身邊,可是他還是丟下我們走了,是不是因為我還不夠努力?”

    林意是無神論者,她無法說出叔叔只是去別的地方了的話來安慰她。

    “人都有生老病死,我們自己也終會經歷這一天,叔叔他不是丟下我們了,也不是你不夠努力,只是很多事情我們都無能為力的。”

    無能為力嗎?

    “不是的,只要我足夠努力就一定能做到的。”林意看著夏然搖頭自言自語的樣子,很心疼。

    突然,夏然轉過身子,抬頭看著林意的眼睛,像是要看到林意的靈魂里。

    “小意,這么多年,我一直為爸爸、為媽媽、為朗朗活著,可是我好累,我不想再只為別人活著,以后我可不可以自私地為自己活一次?可以嗎?”

    夏然眼神里是請求,為什么會是請求的眼神林意不明白,但她知道夏然想要的是肯定的答復。

    “然然,人生是自己的,為自己活著不是自私。”

    “那你覺得我可以自私一些的是嗎?”仍舊是渴望得到肯定回答的眼神。

    “恩”

    林意的回答讓夏然的臉上瞬間有了生機,眼神里不再是請求,取而代之的是興奮。就像是哭泣的孩子得到了想要很久的糖果,緊緊抱住林意的腰。

    “謝謝,小意,謝謝你。”

    “小傻子”,為什么要跟她說謝謝啊,她只希望夏然能再找到自己人生的方向和目標,這樣才能更快的從失去至親的痛苦中走出來。

    早上走出醫院,感受到鋪撒過來的陽光和新鮮的空氣,林意只覺得在醫院呆了一整夜的不適感才稍稍緩解,剛走兩步一陣暈眩襲來,眼前突然一黑,跌倒的瞬間身子被扶住。

    “少夫人,你還好嗎?堅持一下,我扶你進醫院。”

    “不用”,林意費力支起身子,閉著眼睛站了會兒等到暈眩感慢慢地褪下去,才仔細看身邊扶著她的人,兩次開車送她的司機小李。

    “謝謝”,小李見林意好多了,趕緊松開摻著的手。

    “少夫人,您還是去醫院看看吧。”

    “不用了,還有,我不是什么少夫人,剛才謝謝你,再見。”

    林意轉身就走,小李忙跟上去:“少夫人,請等一下,譚老先生讓我給您送些東西。”

    說完一堆包裝高檔的東西遞到她面前,一色兒的補品。

    “譚老先生說您最近太過勞累了,這些您先吃著,如果您愿意的話,他就安排宋醫生給您做一次全面的檢查,然后根據檢查結果來調理。”

    林意只覺得一陣頭疼,耐著性子:“東西你拿回去,幫我謝過譚老先生,我自己的身體我會注意。”

    剛好廖思思的車在林意旁邊停下,林意立刻拉開車門上車。

    拿著一堆補品的的小李站在原地,兩根濃厚的眉毛都要皺到了一起。拿回去的話要怎么交差?可少夫人不收他也不好強塞啊,而且,連少夫人這個稱呼都不讓他喊。  醫院馬路對面的黑色轎車上,徐楓看到廖思思那炫目的紅跑車走遠,趕緊摸摸自己受刺激的小心臟,這年頭蹭車有風險啊!

    紅跑車!廖思思啊,還真是怕什么來什么!昨天晚上爺爺又讓他去追廖思思,廖思思她媽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每天和爺爺兩個人宛如親家的樣子,想想都頭疼。

    譚靖煜很鄙視徐楓這幅樣子:“至于嗎你!”

    徐楓狠狠地甩了一記白眼:“別站著說話不腰疼”。

    “出息!”

    “行,你出息你倒是去林妹妹面前轉轉去啊!”

    “她會自己過來”,徐楓徹底無語:“你可別把自己玩兒進去”。

    “你想多了”

    透過后視鏡廖思思看著原地呆住的小李以及剛剛林意一副急著走的樣子,想著這不會是林意什么時候交的男朋友吧,以林意的性子她不發現估計林意也想不起來跟她提這些事,瞅了一眼副駕駛上車后就一直閉目眼神的人,試探著開口:

    “誰啊那是?還原地站著呢!一大早的就被你拒絕可真夠可憐的!”

    “一個認錯人的人,無關緊要”,林意現在頭很疼,根本不想多說,也沒打算多說,即使是很好的朋友也有自己的個人空間,她不想把自己完全暴露給任何人,沒有任何人比自己更值得相信。

    “早知道這情況我就早點過來了,說不定錯認成我,那就能白檢了,那些補品價值可不菲啊。”

    “別說的你買不起的樣子”,林意繼續閉著眼睛假寐,感覺連甩白眼的力氣都沒有。

    得了,看來是問不出來了。“我哥掙錢很不容易的,昨天夜里回來醉得不省人事,后半夜吐得都要虛脫了,把我媽嚇得夠嗆。”

    說完仔細觀察了林意的表情,很平靜,廖思思在心里為自己哥哥默哀三分鐘。

    “工作上的應酬再所難免,有你和阿姨在逸塵哥不會有什么事。”話說的是很有道理,不過這也太理智冷靜了啊,再怎么說也是你家閨蜜的親哥哎,可是沒辦法啊,知道林意的脾氣,她還是得硬著頭皮上。

    “也是,不過如果我哥身邊能多個照顧他的人就好了。”

    這樣夠直白了吧!可是廖思思還是低估了林意對感情劃分的極端理智。

    “阿姨不是一直都忙著給你哥介紹對象的嗎,說不定很快你就有嫂子了,或許大侄子也能很快就有了。”

    哥啊,你這漫漫長路不好走啊!妹妹我也只能盡力而為了,廖思思再次為自家哥哥默哀了三分鐘。

    “小意啊,我先在這替我哥和我媽謝你吉言了。晚上一起吃個飯唄,好久沒聚了。”

    “好,我給然然說下。”

    見林意掏出手機就要撥號,廖思思急忙阻止,“等下等下,我覺得然然現在的情況還不適合聚會,況且她還有阿姨和夏朗要照顧。”

    “那我晚上帶上阿境”

    林境?那電燈泡得1萬瓦了吧,這可不行。

    廖思思放低聲音,假裝猶豫著開口:“小意,其實我是有些事情想單獨跟你說。”

    “好,你訂好位置發給我。”

    “你只管回去好好睡覺,然后畫個美美的妝,晚上我來接你。”

    林意怎么都覺得自己好像聞到了陰謀的味道。

    下午5點,林意睡前定好的鬧鐘準時響了起來,從上午一覺睡到下午整個人的精神都好了很多。簡單地收拾了一下,廚房里林境站在冰箱前整個頭都要鉆了進去,林意走過去敲敲冰箱門。

    “這是做什么?”

    “我在想晚上吃什么”林境把頭從冰箱里探出來,很苦惱的樣子。

    “隨便做點就行了”,說著從冰箱里拿出一些簡單的食材走向料理臺、

    “怎么能隨便呢?姐姐你這兩天都瘦了!”

    瘦了嗎?林意用手丈量了一下另一只手的手腕,還好吧,“哪有你說的這么夸張,忘了說了,我晚上不在家吃了。”

    “不在家吃而且還不帶我,姐姐這么快就嫌棄我了嗎?”

    林境低頭看著腳尖,很失落,還是這么缺乏安全感嗎?林意只好暫時停下手中的動作走到林境面前,輕輕揉揉林境額前的碎發。

    “想什么呢?思思說有事情要單獨說,所以這頓飯只有我和思思兩個人,這事連然然都沒說。”

    “喔”

    “過來搭把手,再晚我就趕不急了,你就得自己做飯吃了。”

    林境趕緊跟過去,不能和姐姐一起吃飯也就算了,他才不要連飯都自己一個人做!

    將近6點的時候林意接到廖思思讓她下樓的電話,下樓后,林意并沒有看到廖思思那輛高調的跑車,回撥電話:“你在哪呢?”

    廖思思樂呵呵地啃著大蘋果,對自己母上臉要貼到她手機上的行為表示很無奈,只好開了免提:“我在家啊”。

    “說人話!”

    “真的,不信我給你聽我吃蘋果的聲音。”

    聽筒里傳來的嘎吱聲和咀嚼聲讓林意瞬間起了雞皮疙瘩:“那我上去了”。

    “上去干什么啊,我哥應該早就到了吧,就知道他磨磨唧唧地沒給你電話,還好我夠機靈。”

    還沒來得及說什么,那邊一陣熱情親切的聲音傳來,“小意啊,我是你許阿姨,思思這丫頭最近胖了不少,一家人的肉全張她身上了,所以這頓飯我就讓她哥去了,可不能再讓她多吃了,對了,思思說你最近瘦了很多,待會多點些好吃的好好補補。”

    “什么叫肉都長我身上了,到底是不是親媽啊!小意,先掛了啊,我得好好跟我媽探討一下這個問題。”

    很和諧美好的一家人,林意想了想再通訊錄里翻出了廖逸塵的手機號,還是當初廖思思存上去的:逸塵哥,后來,林意也就這么稱呼廖逸塵了。

    不遠處車子里接收到林意來電的廖逸塵,即使提前知道,也還是按捺不住心中的悸動。

    其實不到5點的時候他就到了林意家樓下,只是靜靜地呆在車子里看著她很少在外人面前展現的樣子。

    看到她下樓后找不到思思車子微微皺眉的樣子,看到她撥出電話后不知道聽到什么突然將手機拿離耳朵一陣嫌棄的樣子,也看到她不知道聽到什么許久沒說話嘴角卻慢慢上揚的樣子,還看到她掛斷電話后看著手機笑意散去后悵然若失的樣子以及平復所有情緒變成現在這樣冷靜自持地給他打電話的樣子,這些他幾乎沒有見過的樣子,他很慶幸自己早來,也慶幸自己沒有急著提前聯系他。

    這是她這些年來給他打的第一個電話,也是他們兩人之間的第一次通話,猶豫了一下,在接通電話的同時也按下了錄音鍵。

    “逸塵哥,我剛和思思通過電話了,如果你不方便的話就改天吧。”

    “沒有不方便,我已經到了,只是剛才看你在通話就沒有打擾,你轉身,我就在你身后。”

    和傅清彥一樣溫潤的聲音,可是又不同,傅清彥的溫潤里隱隱帶著不可拒絕的霸氣和驕傲,廖逸塵的溫潤是真的公子如玉般的溫潤,很像冬天的陽光春天的風,林意很難將這樣子的廖逸塵和廖式的掌門人聯系起來。

    轉身,謙謙君子,陌上如玉。

    “小意,好久不見。”

    上一次見面,也是第一次見面,是思思連續幾天都聯系不上她,最后找到了他,那不是他第一次從妹妹那聽到林意這個名字,可從沒有在意,只當是她的一個小朋友罷了。直到那次,他撐不住妹妹的軟磨硬泡,親自陪著她去異國的一個小鎮找尋那個叫林意的女孩,小鎮是林意“失蹤”前社交軟件最后的登錄地。

    找尋了兩天未果,思思記得差點哭到崩潰,那時他是有些生氣的,這是怎樣一個任性的女孩,竟然讓關心她的人擔憂到這種地步!

    后來在來到小鎮的第三天,他看見了她,在距離小鎮很遠的一個偏僻的小村莊里,隨意扎著的低馬尾尾梢垂在身前,一身寬松的森女裙,背上背著一副畫板,脖子上掛著相機,身后跟著一群小孩子,她時不時地轉身拍著孩子們靈動歡悅的瞬間,小孩子好像很熟悉眼前的鏡頭,爭相擺著各種姿勢,不知道是哪個孩子的姿勢逗弄了她,瞬間笑開的眼眸就像是漫天的星辰。和身后的孩子用當地的語言一一告別。

    她看著一群孩子往回走了好遠才慢慢地轉身,突然看到站在她身后的他們一臉疑惑,思思很是激動地緊緊抱住她,她好像還是很疑惑,卻也緊緊回抱,默默地接受思思的各種抱怨,不斷地道歉和安撫。

    他想,也許就是那個時候,他愛上了她。

    “好久不見,逸塵哥”

    還好,她叫他逸塵哥,不是廖逸塵。

    “餓了吧,走,先去吃飯。”

    他很自然地為她拉開副駕駛坐的門,她也沒有矯情,淡然自若地上車。

    思思的哥哥,那她就把他當做鄰家的哥哥就好。

    剛走進飯店,林意便聽到了熟悉的稱呼,“林妹妹?”

    回頭,徐楓,并排的那個人,譚靖煜。

    “唉?我還以為看錯了,沒想到真的是林妹妹,廖總也在啊?兩位這是......”徐楓的眼睛在倆人身上來回掃動,“男女朋友?”

    廖逸塵微微笑笑沒有立刻回應。

    “朋友”

    “原來是朋友啊,那我就放心了。”一句話,模棱兩可,林意已經習慣了徐楓這幅八卦大過天的樣子,廖逸塵對林意的回答依舊微笑回應。

    “既然遇見了不如一起吧,廖總。”

    “我尊重小意的意愿”

    選擇完全落在了林意手中,林意看過去,一直沒有開口的人一直噙著淡淡地笑意看著她,“還是不打擾徐醫生、譚總用餐了”。

    徐楓剛想說不打擾,有人已經快他一步:“不打擾”。
网上棋牌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