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書吧 > 牧龍師 > 第25章 一門手藝

第25章 一門手藝

一秒記住【星月書吧 www.zgdstz.com】,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男人們喜歡討論戰爭。

    一提到戰爭就一定關系到最近的蕪土暴亂。

    一提到蕪土就必有永城,一有永城便會有女君黎云姿,然后一發不可收拾。

    曾經太過耀眼,智、勇、美的結合,照耀著整個祖龍城邦疆土,卻在平定蕪土的過程中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名污就難以立威,無威就無法統軍,祖龍城邦的女武神就這樣被一個爛民拽下了神壇,唉。”一名手拿著書卷的清秀男子發出了一聲輕嘆,搖著頭看著那群污言穢語的少年學子們。

    南玲紗見書閣的人越來越多,狠狠的瞪了一眼祝明朗,一副“今天先放過你”的模樣。

    遮了顏,人們只會認為她是一位美人。

    大概在近處見過黎云姿的人也不是很多,不然那薄薄的紗還是難以抵擋周圍人的目光,作為容貌一致的南玲紗怕是也要深居簡出了。

    目送南玲紗離去,祝明朗開始思索。

    她似乎也在馴龍學院,往后自己要怎么和這位小姨子和平相處呢。

    說實話,那么近距離交談,祝明朗還是有些心跳加速,她們真的太相似了,哪怕到現在祝明朗都懷疑是不是黎云姿本人借妹妹之名來試探自己。

    但女君殿下應該不會做這么幼稚的事情吧。

    唉,看到她孿生妹妹,其實也就等于看到美若仙子的黎云姿再次站在自己面前,多多少少有點想念。

    “黎云姿究竟是個怎樣的人呢,她不殺我泄憤,真如南玲紗說得那樣嗎?”

    祝明朗無法看穿黎云姿的想法,她一切都藏得太深了。

    但不管怎么樣,命運要捉弄他們兩個人的話,確實不應該由她一個人來承受,她再怎么威震四方,也有柔弱的一面。

    盡快成為強大的牧龍師吧,女君黎云姿要不要自己負這個責任是一回事。

    但若有情,自己總不能永遠躲在她的身后。

    得有負得起這個責任的能力!

    ……

    牧龍師具備的能力并不多,沒有龍的牧龍師其實比那些普通將士強不到哪里去。

    龍,始終是牧龍師的關鍵。

    白豈的成長速度飛快,大概到了秋末,它進階到成長期,將化為一頭真龍,至少擁有龍子級的實力。

    但那樣還不夠。

    羅孝那個家伙的鎏金火龍便是龍將級的存在,而他在黎家主人面前一樣誠惶誠恐。

    這個祖龍城邦是否有龍君級的暫且難說,龍主級的肯定有一些。

    “先定個小目標,邁入龍主級別!”祝明朗一邊走出書閣,一邊對自己說道。

    此刻進出書閣的人已經不再少數,他們紛紛投來了異樣的目光。

    “又一個養龍入魔的。”

    8

    “選龍如賭石,傾家蕩產者比比皆是,但愿這位同學別去那巍樓高檐處思索人生……”

    要為長遠考慮的話,這么窮是不行的。

    事實上除了種桑養蠶外,祝明朗還有一個家傳的手藝活,鑄鎧!

    鎧,對普通人而言是衣甲,對權貴來說是戰爭的巨大消耗品,而對龍而言更是搏殺時強大的護具。

    像小鱷靈這種體格上本就有優勢的生物,若是能夠給它武裝上一套厚重的龍鎧,當初那華麗的回頭角擊力量更更強,絕對輕松捅破暴鯰的腹部,獨立完成擊殺。

    龍之鎧具,昂貴無比,絕大多數牧龍師在養龍上就已經耗費了大量的錢財,能給龍再安上鎧具的更是少有。

    但既然要成為優秀的牧龍師,龍之鎧具不可少。

    這不僅可以增強實力,更可以關鍵時候護住龍寵的性命。

    鑄藝也是祝明朗家傳的一門手藝,那些訣竅到現在都在腦海中不曾忘記,作為祝門的男兒,要往后龍寵的鎧裝還需要花費一大筆錢財去購買,實在愧對祖宗啊!

    自己鑄。

    而且還能靠這個換點金銀。

    馴龍學院并沒有鍛造鋪,鳳堤鎮似乎也沒有像樣的鍛造坊,得到祖龍城邦繁華的邦墻內。

    清早過去,夜里回來,先鑄一些貴人穿的鎧衣,往后材料齊了,鑄藝熟了,再為黑牙鑄造一套鱷龍重鎧!

    ……

    按照規劃,清早去祖龍城邦,夜里疲憊不堪的爬回院舍。

    第一天鑄練祝明朗感覺自己手腳腰都要斷了,過了幾年養老一般的生活,力量大不如前,重拾這門家傳手藝差點直接要了自己的命。

    祝明朗得承認,有那么一瞬間他考慮過賣桃女方念念的那個提議……

    她悄悄告訴自己船舫暗語是什么來著:阿婦,我不想奮斗了。

    第二天,祝明朗在河邊富麗的畫舫與鑄坊之間做了抉擇,最后還是拖著酸痛的身子前去做鑄藝學徒。

    祝明朗雖然出身在鑄藝世家,可他從小志不在此,仿佛家里人早就料到自己是個不省心的東西,硬灌輸了所有鑄藝到自己腦子里,現在想起來還真要感謝那些獨具慧眼的長輩。

    但鑄藝和別的手藝活一樣,有高超的技巧絕學的同時,更需要自身也有熟練的手法,適應其強度的體力。

    祝明朗得從學徒開始,慢慢找回這門手藝的感覺。

    而且要盡快學會完整的鑄出一套龍之重鎧,他沒有太多時間慢慢磨練,必須比過去剛剛接觸鑄藝時進行更高強度的練習。

    第三天,繼續!

    保劍鋒從磨礪出,梅花香自苦寒來,堅守自己的人格底線!

    若不練回這門手藝,以現在自己的處境就真的只能出賣年輕英俊的色相了!

    ……

    時間過得很快,做了半個月的鑄鎧學徒,祝明朗也逐漸找回了一些當初的感覺。

    現在他已經可以完整的鑄出一套士兵穿的衣甲了,這也意味著祝明朗可以靠賣這個苦力賺點錢。

    當然,士兵衣甲利潤太低。

    要做精良鎧甲,賣給那些將士、貴族,才算是能夠維持眼前的開支。

    至于做出龍之鎧具,那就是開始走上發家致富的道路!!

    ……

    秋末接近,祝明朗這幾天沒有去城邦鑄坊。

    倒不是刻意偷懶,而是他答應了段嵐老師要去和她翻云覆雨……額,興云布雨!

    這是一堂游歷課,似乎到東邊的城池,是出遠門,得提前做一些準備。

    這次參與的并非是那些還徘徊在龍門之下的學子,而是真正的牧龍師學員,那些已經擁有了真龍的人!
网上棋牌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