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書吧 > 我是一把魔劍 > 第565章 獲得名額

第565章 獲得名額

作者:無憂的舞曲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一秒記住【星月書吧 www.zgdstz.com】,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金云也是家族出身,這次南域大比是一個歷練的好機會,他也有優秀后輩參加。

    輕顏會不會碰到他們,金云不知道,但不妨礙他買一個保險。

    萬一碰到了呢?

    雖然他的后輩在天成國同齡人中也算是優秀,但若跟“陳若顏”站在一個擂臺上,那絕對是有死無生!

    “如果遇到的話,我是絕對不會下死手的!”

    輕顏能給他面子,他還是比較受用的,畢竟哪怕輕顏不答應,他也說不出話來。

    這場南域大比,并不像表面上那么簡單,作為裁判,他更不可能對血煞門弟子出手:“你去吧!再晚了,小心比賽結束了,我想,對于這次比武,你應該還是比較重視的。”

    “嗯!”

    輕顏縱身飛躍,感覺修為從破天境后期提升到破天境中期,速度又快了三層!

    實力來到破天境巔峰,對于這場南域大比,她又增加了不少信心。

    對于這場南域大比,輕顏的把握也不是很大。

    她可不會以為,以她小成境的快之奧義,便能夠在南域同輩中所向披靡。

    可是哪怕輕顏速度得到了很大提升,不過因為她在半途中的耽誤的時間太長,飛行了一個多時辰,她依舊沒能敢上大部隊。

    沿途遇了一些零散的武者,她也沒有選擇出手。

    她覺得,當務之急并不是增強實力,而是找到信物。

    她可沒想過在預選賽就被淘汰。

    可讓她有些尷尬的是,沿途她一個信物都沒有找到,估計是被前面的大部分搜刮走了。

    “劍靈大人,幫我找找,看看附近有沒有遺漏的信物!”

    七十多個信物,哪怕放顯眼,放在整個天成山脈中,難免會有遺漏的吧?

    “可以!”陳浩不可能拒絕輕顏這個要求。

    一旦找到信物,輕顏又會變成眾矢之的。

    又過了一個時辰,陳浩終于有了發現:“你左手邊兩千九百米處的山腰上有一個!”

    “好!”

    輕顏到達陳浩指引的地點,果然找到了那個半丈高的紅色圓柱形信物。

    “這制造信物的人,太不是東西了!”輕顏一只舉起半丈高的信物,那信物就比她矮一點,有她三個粗,看起來十分滑稽,“還不能收入空間戒指!”

    幸虧輕顏是破天境武者,雖然沒有修煉過鍛體功法,力量在同等級武者中偏弱,但舉起一塊大巖石,也不是什么大問題。

    輕顏扛著“信物”飛到半空,速度明顯下降了幾分。

    “很沉嗎?”

    “很沉,白礁巖的,就是做比武擂臺的那種巖石,估計是怕我們搶奪的時候,把信物打碎吧!”

    果然不出陳浩所料,輕顏還沒趕兩里路,就有兩位破天境巔峰武者直接向她出手。

    輕顏直接拋下手中信物,同時與兩人交戰。

    天成山脈中預賽的第二天凌晨,輕顏接連斬殺將近三十多位破天境參賽武者,感覺有些疲倦。

    不是來自身體的疲倦,來是來自精神的疲倦。

    她的身上幾乎濕透,沾滿了血跡,頭發都粘在一起,因為汗水,也因為血水。

    “劍靈大人,殺戮反饋暫時存在你那里吧……再吸收下去,我要直接突破到神通境了!”

    “上次教你那么多玄級功法,報酬我還沒有扣呢!”

    “那就扣吧!不過暫時不要讓我突破,我不想這么快就突破,我還想參加比賽呢!”

    陳浩回道:“可以,該是我的,就是我的,不是我的,我不會占你便宜!”

    正午時分,輕顏終于依靠速度沖出了參賽武者的封鎖線,將信物放到了指定的擂臺上。

    這意味著,輕顏終于拿到了進行下一輪比賽的資格。

    “恭喜你,陳若顏,拿到了第六十五個晉級資格!”

    輕顏又見到了那位裁判大人。

    “嗯!”

    “這是你的晉級憑證,回去休息吧!”

    輕顏離開后,天成國的幾位神通境武者聊了起來。

    “這位血煞門的陳若顏應該是這次晉級武者中,最強的幾個吧?”

    金云認同道:“應該是的,她很強,應該可以比肩其他各大勢力中的種子選手。”

    “可她好像沒什么名聲吧?血煞門,我就聽說過千云雪!”

    “可能是你們孤陋寡聞了吧!”金云笑了笑,“外號血妖姬,在南域南部地區,那邊可是很有名氣的。”

    “真的?”

    “當然是真的!”

    其實金云也是在破天境武者集體騷亂之后,才派人稍微打聽了一下“陳若顏”的情報。

    沒想到,很容易就打聽到了。

    回到血煞門的營地,輕顏直接鉆進了帳篷,掩住帳篷門。

    她從空間戒指中摸出一個裝滿水的大浴桶,然后直接扒掉自己身上濕漉漉的衣服。

    上身還留著一件紅色肚兜,下身是白色瀆褲。

    陳浩看著輕顏的小胳膊,和肩膀,帶著藝術的審美眼光默默的作出評判。

    她的鎖骨精致漂亮,肩膀的曲線給他一種很流暢的感覺。

    她下半身白色瀆褲,染了不少血跡,血跡擴散開,就像一朵朵盛開的紅花。

    輕顏解開發帶,搖搖頭,長發徹底散開,披在身后,蓋住了她的兩個肩胛骨。

    她雙手放在腰帶上,正要將瀆褲脫下來,卻突然停住了。

    輕顏看了一眼身邊的赤血劍,將外衣直接蓋在了劍身上……

    “你這是什么意思?你是覺得……本劍靈會偷窺你?”

    “我就是感覺不太好……”輕顏弱聲弱氣的說道。

    她說話的時候,陳浩還能聽到窸窸窣窣的聲音。

    “呵呵!”陳浩冷笑一聲,“不就是一坨肉嘛,百年之后,總會化為枯骨!”

    輕顏沒有答話,接著陳浩就聽到入水聲。

    一刻鐘之后,輕顏將蓋在赤血劍劍身上的衣服拿開,她換了另外一身睡衣,頭發濕漉漉的,沒干。

    收好浴桶和臟衣服,蒸干頭發,她縮進了被窩。

    可能是覺得躺得不舒服,她翻了一個身,將長發收好,才將被子拉起來,直接蓋住下巴。

    “就睡了?”

    “休息一下,真的有點累了!”

    “那就休息吧!”

    第二次預選賽,輕顏幾乎是從天成山脈中殺出來的,對手差不多都是高手!

    感覺很雷,也實屬正常。

    過了一會兒,她又突然睜開眼睛,望著帳篷頂。

    陳浩疑惑道:“怎么不睡?”

    “我睡不著!”
网上棋牌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