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書吧 > 農門貴女有點冷 > 第283章 比不過

第283章 比不過

作者:諾諾寶貝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一秒記住【星月書吧 www.zgdstz.com】,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遇到同學被另一個同學欺負,該怎么辦?

    鄭嘟嘟雖然沒有明說,但很顯然,他跟那個叫多寶的同學關系更好,云蘿就問他:“你那個同窗為何要欺負多寶?”

    他想了想,說:“李秋平其實是多寶的表哥,但他不僅不跟多寶好,還經常欺負人,潑墨嚇唬多寶都是輕的,我還看到過他吆喝著幾個人把多寶堵在巷子里打架。”

    說到這兒,他就有些困惑的皺了皺眉頭,“多寶說他奶奶最疼李秋平,從小他就被李秋平欺負,他在家里告狀也沒有用,因為他奶奶偏心外孫,不但要罵多寶,還會拿他娘出氣,每次都要把他娘罵得抱著他哭為止。”

    這可真是夠糟心的。

    鄭嘟嘟見她聽得認真,就小嘴兒嘚吧嘚的將他知道的事情全都一吐為快,歸根結底不過是老太太偏心外孫,無視親孫子從小被外孫欺負,并欺壓兒媳婦的故事。

    這種家務事云蘿不置可否,但聽完之后,她卻對鄭嘟嘟說:“學堂有規矩,不能打架不能吵架,你為了給好朋友出頭冒犯學堂規矩顯然不是明智之舉。那李秋平比你大,直面對上,你不僅有打不過對方的風險,若是被先生撞見責罰更得不償失。”

    鄭嘟嘟摸了摸他還隱隱作痛的小胖手,一臉的心有余悸,“那我該咋辦?”

    “找出他的弱點,用你們的長處去碾壓他。”

    鄭嘟嘟呆了呆,忽然好像想到了什么,眼睛亮晶晶的說道:“李秋平最不喜歡讀書,書背不下來,字也寫不好,經常被先生批評。可是,多寶也很笨啊,到現在都沒有把《千字文》背下來。”

    “那就幫幫他,他不是你的好朋友嗎?”

    “才不是呢!他那么笨!”鄭嘟嘟皺著鼻子一臉嫌棄,隨之卻又說,“不過他那么可憐,我有時候也會帶他一起玩。”

    吳氏端著一碗菜走了進來,笑問道:“好吃飯了,你們倆在說啥呢,說得這樣熱鬧?”

    鄭嘟嘟叫了聲“三嬸”,然后蹬蹬蹬的跑了出去,到灶房里幫忙拿碗拿筷子。

    晚飯簡便,吳氏也沒有帶著孩子們回自己家去吃,而是在這邊和劉氏一起忙活然后一起湊合了一頓。

    兩家人剛拿起碗筷準備開吃,鄭豐谷和鄭豐收兄弟倆就縮著脖子進來了。

    劉氏詫異的問道:“你們吃過飯了嗎?”

    “吃個啥?那邊還巴望著你們送飯過去呢!”鄭豐收往桌上掃了一眼,然后轉身出去進灶房捧了兩副碗筷,特別主動不見外的擠上了桌,說道,“我看老大也是越來越不要臉了,以為你們昨晚上送了一頓,今天還會送過去呢。”

    鄭豐谷從鄭豐收那兒分了一副碗筷,挨著劉氏坐下,聽了鄭豐收的話之后就嘆了一聲,狀似解釋的說道:“我跟老三見那邊冷鍋冷灶的到現在還一點動靜都沒有,就索性回來家里吃了。”

    但照理來說,他們應該在老屋吃了晚飯再回來的。

    劉氏聞言也不禁有些無言以對,只能從飯桶里給他們盛了滿滿的一大碗飯。

    吳氏冷笑一聲,說:“老屋的日子還真是越過越回去了,那么些田地都是老爺子一個人收拾出來的,等老爺子做不動了,我看他們要咋辦!”

    老爺子的年紀是真的很大了,年過花甲,多少人甚至都活不到這個年紀,再是身體健壯又還能做幾年?

    劉氏在桌底下輕輕的踢了她一腳,又給鄭豐谷碗里夾了一塊肉,說道:“不管老大家咋樣,但爹也不是只有那一個兒子,真到了做不動的那一天,我們也不會不管他。”

    鄭豐谷都吃不出肉的香味來了,嘆一口氣,既煩悶又無奈。

    一頓飯吃得很不愉快,鄭嘟嘟幾個小的都被大人的氣氛影響,不敢吵鬧。

    飯后,鄭豐收和吳氏就帶著孩子們回家了,鄭豐谷和劉氏把他們送到門口,并邀請他們明天也到家里來吃飯。

    次日就是云萱回門的日子。

    二姐回門,他卻不得不早起上學,鄭嘟嘟在清晨出門的時候神色蔫蔫的十分憂傷,尤其當他看到同樣也要讀書的哥哥卻請假留在家里,心里更是充斥滿了羨慕嫉妒恨。

    他也好想請假,一請就是一旬!

    云萱和栓子在太陽升起的時候到了門口,奉上回門禮之后,栓子由鄭豐谷和文彬作陪坐在堂屋里,云萱則被劉氏拉著進了房里,湊在一起說悄悄話。

    云蘿想聽,還被劉氏趕了出來。

    這般欲蓋彌彰,云蘿一下子就知道了她們躲在屋里要說什么類型的悄悄話。

    她索性出門到正在忙著建造油坊的那塊地上轉了一圈,回來的時候,劉氏和云萱的悄悄話也講完了,栓子正和文彬在討論學問,還有明年的秋闈。

    栓子對明年的秋闈還是有很大期望的,文彬則在考慮明年要不要參加。

    “我學業上尚有欠缺,先生也讓我不必著急科舉,應該沉下心來再多讀些書,增加閱歷,等再下一屆的秋闈也不遲。”

    栓子點頭道:“你確實不必著急,不過倒是可以去嘗試一下,不為中舉,只為了感受一下秋闈考場上的氛圍,等下次再考的時候心里也多少有些底。”

    鄭豐谷坐在旁邊連連點頭,“對對,家里如今也不缺那點銀子,你只管放心的去,不要有啥負擔,咱就是去感受下考試的氣氛,考舉人畢竟跟你之前考秀才時候不一樣。”

    文彬不好意思的抿嘴笑了一下,眼角看到云蘿從外面慢悠悠的走了進來,就看向她問道:“三姐,你說我明年要去參加秋闈嗎?”

    云蘿搬了個小板凳坐在門邊,太陽傾斜的照射進來,正好照在門邊她身上,暖洋洋的。

    她微瞇起眼睛,說道:“如果時間趕得及的話,去看看秋闈考場上是何等場景的也好,下次你也就有了準備。”

    鄭豐谷不解的問道:“啥時間趕得及?咋會趕不及?”

    文彬的眼睛閃亮了起來,說道:“爹,三姐說她過完年后等天氣暖了就要去冀北,再從冀北到京城,問我要不要與她同行游歷。”

    鄭豐谷愣了下,劉氏和云萱從東間屋里開門出來,聽到這話也愣住了。

    云蘿在小板凳上轉了個身,讓從門外照射進來的陽光照在她的背上,看著鄭豐谷說道:“爹,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書院的先生專門帶著學生出門游歷就是為了讓他們增長見識,于考試和以后的當官處事都是有好處的。我過完年就要離開,一路北上并不是很著急,就讓文彬陪我一起吧。”

    文彬坐在邊上連連點頭,“是啊爹,讓你陪三姐出門吧。”

    鄭豐谷不禁有些躊躇,“這……會不會太麻煩了?”

    “不麻煩。”云蘿說,“我也不是獨自一個人出門,有侍衛有丫鬟,路上的事幾乎不用我自己動手,多文彬一個也費不了什么事。”

    文彬又說:“我肯定不會給三姐添麻煩,她讓我干啥就干啥。”

    劉氏就問道:“這出去的話,得多久啊?”

    云蘿說:“我會盡量在秋闈之前送他回來。”

    “那不是要大半年?”

    劉氏頓時就舍不得了,雖然文彬從去年院試考中秀才后就到縣學里讀書,一旬才能回家一趟,有時候學業緊張,可能連休沐都回不來,但離開大半年也真是太久了。

    文彬心里緊張,不由眼巴巴的看著云蘿。

    云蘿就對劉氏說:“娘,你要知道,等文彬將來出仕當了官,他可能會離開得更久,幾年都未必能回家一趟。”

    劉氏不由吶吶,“這不是還有好些年嗎?”

    “是還有好些年,但你也要早做準備,除非你和爹以后跟著文彬赴任,不然很可能要幾年都難得見上一面。”

    劉氏搖著頭,說:“我和你爹啥都不會,跟著去干啥?我們就在村里,哪都不去。”

    以后的事情現在還說不定,眼下卻要定下到底讓不讓文彬跟云蘿出門游歷。

    鄭豐谷和劉氏沒有當場決定下來,都說要先商量商量。文彬雖然心里著急,但見三姐一臉沉靜,他便也慢慢的平靜下來。

    就算爹娘不愿意,他覺得三姐也肯定有辦法帶他出門的,大不了,他打滾撒嬌再求一求唄。

    時間充裕,離過年都還有一個多月呢。

    約辰正時分,鄭豐收一家人過來了,鄭豐谷跟鄭豐收說了兩句話后就出門,到老屋去請老兩口和老大一家吃午飯。

    閨女出嫁后第一次回門,也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稍微寬裕些的人家都會在家里置辦兩桌好菜,把叔伯兄弟們都請過來吃上一頓。再講究些,叔伯長輩們還要給新女婿準備紅封。

    鄭豐谷出去轉一圈,就把鄭大福和鄭豐年請了過來,鄭二福家也來了父子兩人,再加一個小胡氏。

    午飯時,男女分成了兩桌,都擺放在堂屋里。

    吃飽喝足,云桃從懷里掏出了一對絹花在云梅的頭上比比劃劃的,這是云萱剛才送給她的,她和云梅都有,原本還給鄭云丹也準備了一份,但她今日并沒有過來,云萱就決定把剩余的那一對絹花拿回去送給小姑子。

    云蘿當然也收到了禮物,但她的卻不是絹花,而是一只金鐲子。

    沒錯,就是這么的區別對待!

    云桃終于比劃出了一個最讓她滿意的位置,將絹花戴在云梅的鬏鬏上,然后問云蘿借了銅鏡,舉著給云梅看。

    這邊姐妹和樂正喜滋滋,忽然一聲巨響,鄭豐年猛的拍了下桌子,拍得桌上的碗筷都往上跳了一下,也嚇得云桃慌忙接住從手上滑落的銅鏡,轉頭一臉心有余悸的看向那邊。

    鄭豐年正拉著鄭豐谷的手,漲紅著臉雙眼迷瞪的大聲說著:“老二啊,真沒想到咱兄弟三個里最終還是你最有福氣,大哥比不過,比不過啊!”

    鄭豐谷伸手扶著搖搖欲墜的他,說道:“大哥你也不差的,只要好好干活,咋樣都差不了。”

    鄭豐年仍是一個勁的搖頭感嘆,“比不過啊比不過!想當初,我在村里也算是數得上的人物,真沒想到全被那不孝的孽子孽女給毀了,毀了啊!你大侄兒也是不爭氣的,讀書不好好讀,倒是學起了風流做派,鬧得家里烏煙瘴氣、沒個消停的時候。”

    絮絮叨叨、滿嘴抱怨,卻聽得鄭豐谷表情尷尬,鄭大福的臉色也不好看,“啪”的放下酒碗,斥道:“也不看看是啥場合就發酒瘋,這都是啥好事好名聲嗎?”

    又對鄭豐谷說:“我看老大已醉得不輕,你把他拉下去隨便找個屋讓他躺了吧。”

    鄭豐谷也不想讓他在新女婿的面前發酒瘋,就和鄭豐收一起把他架了出去。

    栓子和文彬對視了一眼,執起酒壺又給長輩們倒酒,仿佛沒有聽見鄭豐年醉酒說胡話。

    已經先一步吃過午飯的云桃卻湊在云萱耳邊小聲說著:“大伯終于發現他如今比不上二伯了,別說二伯了,他現在連我爹都比不過呢。”

    云萱笑著點了下她的腦袋,“這種話可不能亂說,畢竟是長輩,是我們的親大伯。”

    云桃哼笑兩聲,“就算我不說,村里還有誰不曉得這事?”

    云萱又點了下她的額頭,說道:“看破不說破。”

    吃過午飯,把鄭大福和醉得一塌糊涂的鄭豐年送回老屋,其他人也陸續散去,云萱和栓子卻沒有馬上離開,而是一直等到鄭嘟嘟放學回家,又一家人吃了晚飯之后才提著燈籠要回家去。

    鄭嘟嘟見他們要走,迅速的伸手抓住了二姐,一臉警惕的看著栓子,說道:“二姐都已經陪你兩天了,今天要在家里陪我!”

    本來正有點眼淚汪汪的劉氏瞬間把淚花收了回去,點著他說道:“你二姐如今已是栓子的媳婦,栓子到哪里,她就該到哪里,可不能再跟以前似的天天陪著你了。”

    鄭嘟嘟的眼眶里頓時積起了眼淚花花,緊緊抓著云萱的袖子,道:“二姐你不要我了嗎?”

    云萱既心疼又為難,還有些說不出的羞意,蹲下身跟他說道:“二姐明天再來看你好不好?”

    “明天我要上學呢。”你別想騙我!
网上棋牌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