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書吧 > 農女的錦鯉人生 > 第249章 接親(3400字)

第249章 接親(3400字)

一秒記住【星月書吧 www.zgdstz.com】,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前往京城接親的人在秦河回來之前就安排好了,都是秦家的親朋好友。

    為了顯示對新婦的重視,身為長兄長嫂的秦山和林秋娘,肯定要陪秦河一道前往京城接親。秦川和趙草兒沒有去過京城,也不愿放過提前博得新婦好感的機會,自然想一道去。

    只是秦河中了狀元又授了官,正日子那天前來道賀的客人,比他中秀才那會兒不知道要多多少。秦老爺子和苗老太一把年紀,哪能忙的過來,兩口子就被留在家里幫忙招呼客人了。

    趙草兒很是不滿,私下里對秦川發牢騷:“去年考舉人,爹讓大哥大嫂陪著;上個月考進士,說好是你去,結果三弟有人照顧你沒去成;這次去李家接親,爹又把這美事兒給了大哥大嫂,合著好事都落到他們頭上,咱們連個屁都撈不著!”

    秦川心里也不得勁,卻知道這不能怪秦老爺子,就見不得趙草兒明里暗里的指責,頓時惱火道:“大哥是長子,陪三弟接親天經地義,你扯東扯西的是想讓老子跟爹和大哥吵一架,再挨一頓揍是不是?”

    趙草兒氣壞了,伸手重重的擰在秦川的腰上:“老娘這是為了誰?還不是為了咱們二房?爹娘有三個兒子,你不是長子,也不如老三有出息,夾在中間不上不下的,你不爭誰能看到你?”

    秦川齜牙咧嘴,一把推開趙草兒:“別跟老子說這些,就算爹他心里偏著大哥三弟,又沒有虧待咱們二房!就說剛起的三座新屋,爹也沒少咱們二房的,你就不能學一學大嫂,別見天兒的爭些沒屁的事?”

    說罷,他揉了揉腰間被擰疼的地方。見趙草兒氣得又要撲過來,趕緊躲到一邊去,罵罵咧咧的說道:“你他娘的說爹偏心,咋就不瞧瞧自個兒?你偏大寶二寶都偏到咯吱窩了,要是雪丫三寶像你一樣見天的鬧,這日子還要不要過了?”

    趙草兒從來不掩飾自己的偏心,也從來不覺得這份偏心有問題,理直氣壯的說道:“咱們二房要靠大寶二寶傳宗接代興旺發家,雪丫要是個帶把兒的,老娘也會偏著她,誰讓她命不好是個沒用的丫頭!”

    至于三寶,她提都懶得提。她一直把三寶視作討債鬼,差點把她的命討沒了,沒有把剛生出來的三寶摁到尿桶里溺死,已經是她擠出最后那點母愛的結果。

    秦川毫不掩飾的嘲諷道:“哼,那你還不如爹,至少爹沒短咱們二房啥,你是恨不得把所有的東西都塞給大寶二寶,全當沒有雪丫三寶兩個!”

    趙草兒被堵的說不出話來,心里別提多難受了,干脆撒潑道:“我不管,三房先放一邊,反正以后大房有啥,咱們二房也得有啥,要是沒有咱們說啥也得爭一爭,你別想給老娘拖后腿!”

    秦川懶得理會,往床上一躺拉過被子背對著趙草兒呼呼大睡。

    得不到回應,趙草兒攥緊拳頭狠狠地在男人背上捶了兩下。見男人睡的跟死豬一樣沒有任何反應,她氣得直磨牙,最后憋著一肚子氣睡去了。

    三月十九日的早晨,秦河就帶著三四十個接親的人前往樂安縣。他們要到縣城乘坐昨天就雇好的十輛馬車,順利的話傍晚分時就能抵達狀元府。

    接親的除了幾十個大人,還有秦笑笑這五個小孩。之前秦老爺子答應讓他們一同去京城接親,幾個小的就一直盼著這件事,放月假前就分別向徐則以及學堂另請了五天假。

    一路上,幾個小的就跟出籠的鳥兒似的,跑前跑后快活的不得了,嘰嘰喳喳的全是他們的聲音,說的最多的就是去哪里玩,要吃什么東西。

    為此,大寶二寶特意把攢了幾個月的壓歲錢帶上了。臨走前還同趙草兒軟磨硬泡,從她兜里撈了一小筆,差不多把三寶和雪丫的壓歲錢拿回來了。

    秦山挑著喜擔走在最前面,看著邁著小短腿吭哧吭哧的追趕上來的閨女,心疼道:“累不累?累的話讓你三叔抱你走。”

    秦笑笑抹了一把額頭上的細汗,脆聲道:“不累,我一口氣能走到城里!”

    本來爹娘就不樂意她跟著,怕她來回跑累著了。要是現在就喊累,爹娘要把她送回去咋辦?她要進京找鯉哥哥玩,還要帶大哥哥他們吃好吃的,才不要回去呢!

    就是,就是這路面好難走,她的腳都酸了。

    落在父女倆后面的林秋娘快走兩步,雙手抄起閨女抱在懷里:“真讓你一口氣走到城里,你這雙腳丫子就別想要了。”

    秦笑笑下意識的抱住林秋娘的脖子,反應過來后不好意思的說道:“娘,我都是大孩子了,不用你抱!”

    林秋娘抱著閨女掂了掂,在她的小屁股輕拍了一下:“趁娘還有力氣就多抱抱你,等你真正長成大孩子,娘想抱都抱不動咯!”

    秦笑笑體會不到林秋娘的心情,小臉兒貼著她的笑嘻嘻的說道:“等我長大了,就換我抱娘!”

    林秋娘摸了摸她的腦瓜,一臉慈愛。

    秦山聽的心熱,忍不住逗閨女:“”爹也時常抱你,等你長大了抱爹不?”

    秦笑笑看著高高壯壯、即使被娘親抱著還要伸長手才能夠到頭頂的爹爹,小臉兒皺成了一團。

    就在秦山心里正失落,以為小丫頭不愿意的時候,她攥緊小拳頭鄭重的說道:“以后我要每頓吃兩碗……不,要吃三碗飯,長得比爹高比爹壯,這樣才能抱起爹爹!”

    秦山還沒來得及感動,林秋娘唬了一跳,急忙往地上呸了兩下:“童言無忌童言無忌,求各路神仙菩薩莫要聽信小女的祈愿,莫要讓她長成她爹那副熊樣兒!”

    一家三口沒有刻意壓低聲音,其他人都聽的清清楚楚。

    本來他們都被小丫頭的豪言壯語逗笑了,再一看林秋娘的反應,一個個更是爆笑出聲:“大嫂子,笑丫頭肯定不會長成大山哥這副模樣,你就放一百個心吧。”

    “就是,大嫂子太緊張了!別的先不說,咱們笑丫頭長大了肯定是個漂亮的大姑娘,就算長得跟大山哥一樣高壯,也不愁找不著好人家。”

    “沒錯,笑丫頭要留在家里招贅,真長成山子這模樣反而更好,不怕降不住。”

    “……”

    眾人樂呵呵的安慰著林秋娘,也是真心覺得小丫頭長得高壯點不是壞事。當然,真要長得比秦山還要高壯,那肯定不行。

    林秋娘心里發苦,又不能跟他們說小丫頭的神異之處,只得說道:“她人小不懂事,就怕她為了長高長壯,不知饑飽的吃東西給吃壞了。”

    秦山也反應過來,捏著閨女的小爪子說道:“小姑娘嘛,長得嬌嬌小小才好看,長的像我一樣高壯,那得愁的睡不著了!”

    說罷,又嚇唬小丫頭:“你最喜歡漂亮,要是長得像爹這樣,就丑的沒人會喜歡你了,連你鯉哥哥都嫌棄你,以后不會有人喜歡跟你玩兒,你說可不可怕?”

    “不,不會,我就不嫌棄笑笑,我就喜歡和笑笑玩兒!”三寶飛快的跑上前,踮起腳尖拉住秦笑笑的手,沖秦山表達自己的決心,同時心里又冒起另一個陰暗的念頭:

    景公子嫌棄笑笑才好呢,這樣笑笑就能一直跟他玩了!

    差點被秦山的一番話嚇住的秦笑笑緊緊地握住三寶的手,回以同樣的話:“我也不嫌棄三寶,我也喜歡和三寶玩兒!”

    秦山萬分無語,又為姐弟倆的這份情誼所觸動,就在兩個小的腦袋上薅了兩把:“行行行,老子說不過你們。”

    秦笑笑和三寶手握手嘻嘻笑,這一刻,姐弟倆把彼此看的更加重要了。

    唯有林秋娘憂心忡忡,很怕這丫頭出口成真的本事用在自己身上,真的比丈夫還要高壯,那就真要愁煞人了。

    有了幾個小的,這條通往縣城的山路上絲毫不會無聊,比預計中還要快的抵達了縣城,坐到了趕往京城的馬車上。

    十輛馬車取十全十美之意,明日回程不僅要接走新娘子,還要接走新娘子的陪嫁丫鬟。至于新娘的嫁妝,今日就由李家送到秦家,這會兒也已經在路上了。

    本來接新娘得用花轎,只是花轎太慢了,趕不上算好的拜堂吉時,才不得不用馬車代替。

    路上還算順暢,走到半路果然遇到了送嫁妝的李家人,雙方打了聲招呼,就繼續趕路往相反的方向行去。

    接親的人透過車窗,看著那一溜系著紅綢、載滿了嫁妝的十輛馬車,無不羨慕秦河運氣好,能娶到官家小姐不說,這岳家還大方,陪嫁了這么多東西。

    雖然看不清箱子里裝的是什么,但是看馬車的車轍痕跡,就看的出裝的都是實打實的東西。

    秦山林秋娘也被李家的大手筆驚到了,又暗暗為秦河感到高興。就憑這豐厚的嫁妝,足以看出李家看重他這個女婿。

    傍晚時分,馬車就駛到了狀元府。

    此時,狀元府的大門上已經升起了紅燈籠,是李家派了管事帶人將里面打掃布置了一番,以便接親的人來了能直接休息。

    不提從未來過京城,更沒有住過這么寬敞的房子的一幫人如何新奇。秦笑笑吃過晚飯,就纏著秦山林秋娘帶她去找鯉哥哥玩。

    趕了兩個時辰的山路,又坐了好幾個時辰的馬車,秦山和林秋娘累的骨頭都快散架了,明天還要早起去李家接親,哪有精力帶她去找人,更何況他們壓根不知道景珩住在哪里。

    沒等兩口子哄住秦笑笑,李家管事就帶著一行人走了進來,不是景珩又是誰?

    兩個月不見,景珩看起來又長高了些,五官也有了不太明顯的變化,看著愈發盛氣逼人。只是在看到秦笑笑的時候,這份氣勢一下子淡了下來。

    “鯉哥哥!”秦笑笑驚喜萬分,一蹦三尺的跳到了景珩面前:“鯉哥哥,我正要去找你呢,你咋知道我在這里?”

    景珩捏了捏她的臉蛋,回道:“提前讓人盯著這里,你一下馬車我就知道了。”

    秦笑笑迫切的想出去玩,她把希望寄托在景珩身上,于是趕緊拍馬屁:“鯉哥哥真厲害,像我就不知道上哪兒找鯉哥哥!”

    景珩的臉上露出淺淺的酒窩,再次誘拐她:“我家離這里不遠,你隨我過去看看便知道了。”

    ------題外話------

    第182章小修,把秦河媳婦的姓氏添上了,姓李。
网上棋牌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