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書吧 > 贅婿當道 > 第八百二十一章 與我何關

第八百二十一章 與我何關

作者:吻天的狼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一秒記住【星月書吧 www.zgdstz.com】,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屬下遵命!”趙昌從岳無涯的手里,接過明教令牌,轉身快步離開。

    “殿下,地圓大陸各大門派,前來劫獄。我也去看看,我定叫他們,有來無回!”岳辰對著岳無涯,恭敬說了一句,也走了出去。

    岳無涯點了點頭,嘴角勾起,露出一絲的微笑,悠然的品起茶來。

    父皇說過,遇事不亂,才能成就一番大業。

    此時的岳無涯,不管是氣質,和辦事態度,都和之前有明顯的不同,渾身彌漫著一股皇家風范。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兩個小時后,岳辰一身疲憊的快步走進來,滿臉興奮激動,沖著岳無涯道:“殿下,下臣幸不辱命,武當和少林那些門派的人,已經全部抓住了。”

    說著,岳辰還不忘拍了下馬屁:“多虧了殿下的明教弟子幫忙,要不然,這些門派還不好對付。”

    “好,很好!”

    岳無涯點了點頭,滿臉贊許,心里也無比的振奮。

    哈哈....

    又解決了一些隱患,父皇知道,肯定會很高興的。

    夸贊了一句,岳無涯起身返回皇宮。

    “殿下!”

    快到宮門口的時候,一名小太監快步迎上來,恭敬道:“宮門外,有人求見殿下。”

    “對方什么人?”岳無涯皺眉問道。

    小太監搖了搖頭:“不清楚,不過是一個小姑娘。”

    小姑娘?

    難道是寒冰?

    聽到這話,岳無涯眼睛一閃。

    說起來,自從寒傲然被迫辭去峨眉掌門,帶著寒冰離開之后,這些年,岳無涯就一直沒見過寒冰。

    在岳無涯心里,自己親近的女人寥寥無幾,寒冰就是其中的一個。

    心想著,岳無涯揮手讓小太監退下,快步向著宮門口走去。

    不是寒冰?

    快到的時候,看到眼前一幕,岳無涯頓時無比失落。

    就看到,宮門外站著一個嬌弱的身影,模樣俏麗,是一個很清純可愛的女孩兒,但卻不是寒冰。

    沒等走近,小姑娘迎了上來,笑道:“岳無涯殿下?”

    岳無涯點了點頭,看著對方的裝扮,意識到什么:“你是峨眉弟子?”

    “是的!”

    小姑娘點點頭,隨即道:“我家掌門,有件事兒想和你商談一下,不知道殿下方不方便。”

    峨眉掌門周琴?

    她找我做什么?

    心里嘀咕著,岳無涯點頭道:“方便,前面帶路吧。”

    說真的,要是別人的話,岳無涯根本沒興趣相見,但周琴不一樣,當初自己去地圓大陸,這個女人曾幫了自己不少忙。

    更重要的,她和自己一樣,也十分恨岳風。周琴恨岳風,是因愛生恨。岳風不知道拒絕了她多少次!

    小姑娘沒有廢話,在前面引路。岳無涯在后面跟著。

    十幾分鐘后,在皇城外的一片樹林,岳無涯看到了周琴。

    此時的周琴,穿著一身深紫色的長裙,飄然若仙,只是畫著淡妝,即嫵媚,又不可褻瀆。

    岳無涯清楚的感覺到,多日不見,這個周琴明顯和以前不一樣了。

    以前還挺正常,現在似乎多了幾分的邪氣。

    此時的岳無涯,還不知道,周琴自從修煉了‘不滅真經’之后,整個人徹底變了。

    “哎呦!”

    看到岳無涯,周琴妖媚的臉上,露出一絲嬌笑:“這還是我以前認識的小帥哥嗎?轉眼不見,就成了人人羨慕的皇子殿下了。”

    周琴的語氣,讓岳無涯很不自在,開門見山道:“你忽然找我,還約在這種地方,有什么事兒?”

    “果然是做了皇子,就不一樣了,說話比以前有范兒多了。”周琴嬌笑一聲,忍不住調侃道。

    隨即,周琴認真起來,詢問道:“之前武當和少林那些門派,是不是來劫獄了?”

    岳無涯點了點頭。

    “我找你就是因為這件事兒。”周琴笑盈盈的說著,眼中露著幾分的笑意。

    “你想讓我放了武當和少林這些門派?”岳無涯眼睛一閃,意識到什么,開口道。

    “聰明。”周琴贊許的點了點頭,隨即搖頭道:“不過,我不要你直接放了各大門派。我要你,給我制造機會,讓我峨眉派,去救武當和少林這些門派。這樣的話,各大門派就會感激我峨眉。”

    其實武當和少林等門派,打算來劫獄之前,也曾邀請了峨眉,一起劫獄。

    周琴對岳風恨之入骨,怎么可能真的救岳風的家人和朋友?假裝答應,卻故意拖到最后,才帶著弟子趕來天啟皇城。沒趕上劫獄。

    周琴微微一笑,對著岳無涯認真道:“你還欠我三個條件呢,現在是皇子了,一言九鼎,總不能失言吧。”

    說著,周琴繼續道:“你放心,我只救武當和少林那些門派,岳風的朋友和家人,我一個都不會帶走!”

    當初岳無涯落在周琴手上,周琴和他談條件,只要幫他拿到七巧玲瓏丹,岳無涯要答應周琴三個條件!

    這事兒,周琴一直沒忘!

    “好,我幫你!”岳無涯深吸口氣,點頭答應!

    說真的,周琴這么做,有些強人所迫。岳無涯心里很不悅,自己現在是皇子了,誰敢這么跟自己說話?

    但自己做出的承諾,就要履行,這是原則不能違背。

    心想著,岳無涯認真道:“這件事兒辦完,我還欠你兩個條件。”

    周琴抿嘴一笑,忍不住挑逗道:“怎么?小帥哥慢慢長大了,怕我以后經常纏著你呀?”

    岳無涯懶得廢話,淡淡道:“我很忙,沒別的事兒,我回宮了!”

    話音落下,岳無涯轉身向著皇城走去。

    小子!

    看著岳無涯離去的背影,周琴嘴角的笑容,逐漸凝固,露出幾分的陰冷出來。

    接下來的兩件事兒,只怕你沒這么容易辦到!

    .....

    午夜,皇城大牢。

    白天的激戰,雖然已經平息了幾個時辰,但空氣中,依舊彌漫著一股血腥氣息。

    大牢之中,靈寶真人,空無大師和公孫娥這些掌門人,一個個垂頭喪氣的坐在那里,神情郁悶。

    本以為這次聯合各個門派,可以成功把岳風的家人和朋友救出來。

    卻萬萬沒想到,不僅御林軍支援迅速,明教也來幫忙,導致劫獄失敗。

    “唉!”

    此時,不遠處的江珊,輕嘆一聲,忍不住開口道:“靈寶真人,空無大師,你們太沖動了,來劫獄之前,應該有個周密的計劃才行啊。”

    說這些的時候,江珊看了看旁邊渾身鮮血淋漓的歐陽振南,眼中滿是心疼。

    這么多宗門都被抓了,這下地圓大陸算是徹底完了。

    話音落下,靈寶真人和公孫娥等人,都是懊惱不已。

    “誰知道這廣平王這么狡猾,竟然和明教結成了聯盟...”

    “是啊,要不是明教幫忙,那些御林軍根本不足為慮.....”

    “好啦好啦,現在說什么都晚了!”

    眾人七嘴八舌的說著,一個個神情,都十分無奈沮喪。

    噗通噗通...

    而就在這個時候,就見大牢門口的兩個獄卒,毫無征兆的倒了下去。

    嗖嗖嗖...

    緊接著,幾十道身影,快速沖了進來,全部是女弟子,清一色的白色長裙,一個個嬌美艷麗,正是峨眉派弟子。

    為首的一個,一深紫色長裙,驚艷絕倫,正是周琴。

    峨眉派來了?

    是周掌門。

    看到眼前一幕,牢房中的眾人,都是又驚又喜,說不出的振奮激動。

    之前約定好的,各大門派一起匯合,前來營救岳風家人和朋友,可遲遲不見峨眉。

    本以為峨眉不會來了,卻沒想到,在關鍵的時候出現了。

    雖然峨眉派遲到了,但卻是整個地圓大陸的希望啊。

    “周掌門!”

    “周掌門,你來的太及時了...”

    此時,靈寶真人和空無大師,一個個振奮不已。

    在他們眼中,此時的周琴,簡直就是救世主。

    畢竟,這些門派都被處置的話,地圓大陸的江湖就徹底完了。

    周琴緩緩走來,露出一絲笑容:“峨眉派之前有點事兒耽擱,所以來遲了,諸位掌門勿怪。”

    說著,周琴揮了下玉手。

    周圍的峨眉派弟子,立刻走進牢房,給各個門派眾人松綁。從始至終,都很順利。沒有一個天啟士兵發現峨眉派來救人。當然,這是因為周琴和岳無涯商量好了,岳無涯早都調走了天啟御林軍。此時大牢四周,都沒有御林軍。所以周琴才會如此順利,救下各大門派。

    只不過,給各大門派松綁之后,峨眉派的弟子,并沒有給歐陽家族,以及岳風的朋友屬下松綁。

    這...什么情況?

    霎時間,靈寶真人和空無大師等人,都是一頭霧水。

    下一秒,靈寶真人看著周琴,忍不住問道:“周掌門,為何不救歐陽家族他們?”

    周琴淺淺一笑,不徐不緩的說道:“我為何要救他們?”

    呃...

    聽到這話,靈寶真人表情一僵,不知道如何開口!

    此時,周琴絕美的臉上,露出幾分不屑,繼續道:“我這次來劫獄,是來救諸位掌門的,是為了各個門派的傳承著想,至于這歐陽家族和天門...他們的死活與我何關?”
网上棋牌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