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書吧 > 前任無雙 > 第六一二章 很神秘的樣子

第六一二章 很神秘的樣子

一秒記住【星月書吧 www.zgdstz.com】,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鏡子旁,看到再次穿上戰甲的丈夫,云少珺忍不住抓了他胳膊,低聲中帶著緊張,“嘯從,咱們真的要叛離蕩魔宮嗎?”

    左嘯從低頭湊近她,亦低聲道:“我觀康煞問話中暗藏探尋意味,我若不走,他怕是遲早要對我下毒手。若害死了我,不管他對你有什么想法,怕你走漏什么,遲早也不會容你活著,能對我下的了毒手,就不會放過你。我若不答應那邊,那邊必然要把手上東西暴露出來,我們同樣沒有好日子過。少珺,我們沒得選擇了。”

    云少珺擔心,“我們跑了,蕩魔宮能放過我們嗎?還有,那些人真值得信任嗎?”

    左嘯從:“我們要投靠的人是霸王,我在蕩魔宮多年,深知霸王那些人是什么樣的貨色,在隱藏上很有一套,蕩魔宮至今拿他們沒辦法。而觀如今情況,連康煞也在他們的監視之中,連神獄內部都能做手腳,簡直是神通廣大,我對他們倒是有些信心。

    如今我才知道,霸王那些人不但是神通廣大,而且財力極為雄厚,他們給我的那些產業,我能調用的資金,在蕩魔宮做一千年也賺不到,而這些產業就是我們的保障,我一旦出事,自然有人會把這筆產業曝光給蕩魔宮。沒這保障,我又豈敢輕信他們。

    少珺,你記住,一旦接到電話說你訂購的香水到了,你就立刻去取,就是你常買香水的那一家。你去了后,會有人帶你從鋪子離開,要不了幾天我們就能碰頭。還有,離開前,除了一些隨身物品,家里的任何東西都不要帶走,不要留下任何走人的跡象,那些個東西不在乎了,記住了嗎?”

    “嗯。”云少珺點頭。

    左嘯從張開雙臂用力摟了摟她,之后拿起一旁的頭盔轉身而去,走到大門外,頭盔戴上,回頭看了眼送行的夫人,便快速飛離了……

    晚霞染紅了靈山,諸子山的一座峰頂樹下,林淵負手看景。

    旁接電話后的陸紅嫣走到他跟前稟報道:“老四來消息了,說左嘯從已經抵達了神獄大牢。”

    林淵:“讓老四轉告左嘯從,東西在大牢最底下那層的最大石柱的頂端,頂端正對通道的方向,有一堵住的洞,有一枚儲物戒在里面,里面有他要做手腳的東西。提醒,東西務必盡快到位。”

    “好。”陸紅嫣記下了他說的內容,再次拿出手機來轉告。

    ……

    神獄大牢最底層,借口把人給清離后,身穿戰甲的左嘯從來到了,順著通道走到了一處巨大的空間。

    眼前的確是一根巨大的石柱,直接支撐著上方穹頂。

    他左右看了看,確定無異常后,一個閃身飛起,飛到了柱子頂端查看,沒看出什么端倪,摁手施法查探才發現了問題,的確有個窟窿被堵了,只不過窟窿周圍的細小縫隙都被涂抹過,肉眼無法看到。

    他也不敢猶豫,生怕遲了出意外,手掌摁了上去,施法吸附著拔出了一截圓筒狀石塊,一看就知道是直接在石柱上切割的。法眼往窟窿里瞅了眼,果然有枚儲物戒,吸入手中,又迅速用圓筒狀石塊堵住了窟窿,也同樣施法抹出粉塵遮掩了堵住窟窿的縫隙。

    掌中攥著的儲物戒施法暗暗查探,發現里面果然有傳送陣的坐標,遂快步離去。

    走到通道時,他忍不住回頭看了眼,可謂暗暗驚奇,發現做手腳的人有夠膽大的,不在偏僻地方下手,反而在如此容易發現的開闊空間下手,不過這地方似乎有另外某種意義上的偏僻。

    快速到了上面,走出山體,只見外面的空地上已經站了上千名蕩魔宮人員。

    部從過來迎了他,稟報道:“大人,人都到齊了。”

    “嗯。”左嘯從走到了臺階上,面對下站的眾人開始了訓話,無非是告訴大家,從今天開始由他來坐鎮當值,讓大家務必好好配合之類的。

    結束訓話后,他又要求各自散去,之后會對各崗位進行核查,傳送陣自然也難逃過他的檢查。

    領著幾名隨從,在外圍巡視了一遍,又去了神獄囚牢內,一層層查看,盯著囚籠里的犯人一個個打量了一下,他心里也暗暗納悶,不知道霸王那些人到底要救誰。

    查看了監牢,又去了查看各部住所,最后才來到了地底的傳送陣。

    因神獄白天的溫度太過異常,怕損壞傳送陣,神獄的唯一一座傳送陣就在這地底。

    非常巨大的一個空間,同時傳送幾十尊巨靈神沒問題。

    插在陣中地下的一支特殊打造的符令劍牌被抽了出來檢查,一座傳送陣內足以插入上萬支,每支符令劍牌上只要鑲入傳送陣坐標,就能建立相應傳送陣的傳送。

    而這里只有現在拔出的符令劍牌中布置有傳送坐標。

    左嘯從親手拔出檢查了一下,又插了回去,之后在陣中溜達了一趟,停步時又隨手拔出了一支符令劍牌,背對眾人趁人不注意時,迅速鑲入了傳送陣坐標,遮擋著插回了地上。

    最后自然是表示檢查沒問題,離開了,并下達了指令,沒有他的允許任何人不得私自開啟傳送陣,也不許私自闖入傳送陣內,眾人自然遵命……

    神獄和仙都這邊有小半天的日夜時差,消息傳到靈山時正值深夜,陸紅嫣正在榻上赤條條摟著林淵。

    不得不松手接了個電話后,陸紅嫣又翻身趴在了林淵胸膛上轉告,“左嘯從已經將傳送陣坐標布置到位了,速度夠快的。”

    林淵:“他進去當值本就是坐鎮神獄大牢的人,手上握著權力只要愿意真心配合,自然是快,他身上若不是有這么大的便利,我也不會下這么大的工夫。外面對接的傳送陣再次核實了沒有?”

    陸紅嫣:“巨木城那邊的傳送陣已經核實到位了,負責人在我們的控制之下,若不配合,他的那些破事被抖出來,仙庭也不會放過他,而且我們已經派了強力人手監視。那座傳送陣應該隨時可用。不過,你確定能在不驚動蕩魔宮的情況下,半個時辰內把人給救出來?”

    仙界的傳送陣很多,找一座想辦法不難,問題是進神獄容易,想出神獄可能有風險。

    是還可以原路返回,可一旦啟動了與神獄那邊的傳送,仙庭負責統攬諸界各陣的監行司很快便會發現異常。

    道理很簡單,有傳送的大陣,就必然有接收的大陣,這是兩兩相對的。

    而神獄的傳送陣因為其特殊性,不是各方的通行要道,甚至有其私密性,是歸蕩魔宮直管的,沒有納入監行司的統攬監查中,這就會導致傳送數據上出現無法成雙的奇數,這肯定就有問題。

    監行司很快會收集各地的傳送和接收結果進行排查比對,看哪里出了問題,所以留給林淵動手救人的時間最多只有半個時辰。

    逾期不出的話,監行司一旦鎖定了巨木城的傳送陣,立刻便會傳令巨木城停止傳送陣的運作,不為別的,不能拿被傳送人的性命開玩笑,不知被傳到哪個空間去了那還得了?

    而一旦巨木城的傳送陣被停止了運作,那意味著什么?意味著林淵等人將無法再經由那傳送陣出來,那就真是被關在神獄內跑不掉了,除非哄騙蕩魔宮對應開啟傳送,可把人給傳送到蕩魔宮老巢去了能是好事?

    面對如此風險也是沒辦法,仙庭為了便于管控,在諸界設置了禁制,除了仙庭管轄的傳送陣,其它私自設定的傳送陣都無法正常使用。除非,能找到仙庭設下的禁制進行破壞。

    “安排順利的話,半個時辰應該夠了。”林淵說罷推開了陸紅嫣,起身穿起了衣裳。

    陸紅嫣立刻披了件外套裹住身子,又幫他穿戴,問:“這么晚了,還要去哪嗎?”

    林淵隨便給了句,“靈山院監行走,不能光躺在這里摟著女人睡覺,該走動看看的時候就要走動走動。”

    陸紅嫣無語,差點忍不住翻個白眼,平常不是有事就是修煉,只有這個時候才能徹底占為己有,她很享受這溫存時光,結果這位來個大晚上出去巡查靈山,這叫什么事?

    可她知道這位不是一時興起的人,接到了消息突然這般必定是有原因的。

    收拾利索了,林淵大步而去。

    出了諸子山,他的確到處飛行查看了一番,不過最終還是抵達了三分殿外。

    通報后,何深深出來了,老習慣,往院外的山緣邊一站,“這么晚見我什么事?”

    林淵道:“我也許要安靜一些時日,不要讓人打擾我。”

    何深深偏頭看他,“我聽不懂。”

    林淵:“上次月魔出手了,羅康安不會坐視,這回要對月魔還以顏色,具體的不便說,總之交代了秘密任務給我。從現在開始,若沒有接到我電話說取消,你就不要讓人打擾我和陸紅嫣,尤其是謝燕來五個,把他們管控在靈山,不要讓和我熟悉的人去找我。我也許偶爾會露面,但你不用管,一切以我的通知為準。”

    何深深:“很神秘的樣子…知道了。”

    也就幾句話的事,林淵拱了拱手,告辭而去。
网上棋牌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