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書吧 > 惟吾逍遙 > 第八百九十二章:追殺上門

第八百九十二章:追殺上門

作者:微斯人也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一秒記住【星月書吧 www.zgdstz.com】,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雖然簡直要被這時不時搞出個驚天大事的墨景純氣死,但真武宗掌門是個有責任心的人,他曾答應過神意尊上要照顧她,就一定會盡最大的努力。

    因此,在將墨天微送去后山禁地之后,他立刻就將消息告訴了真武宗的眾位太上長老,連鎮守者太昭那里都通知了一聲。

    太上長老們懵了,不明白一個連仙都沒成的修士怎么能勞動魔祖親自發出通緝令,這也太有牌面了吧!

    很快,如今坐鎮宗門的鴻暢老祖便到了后山禁地。

    “我什么都沒做。”墨天微不得不再次聲明自己是真的很無辜,“我只是在魔祖和人交手的時候趁機逃走,利用兩界裂隙從魔界返回諸天萬界而已。”

    “……而已?”

    鴻暢老祖感覺自己有點呼吸不過來了,他完全搞不懂,這種匪夷所思的事情墨景純是怎么做到的,怕不是在說夢話啊!

    不過……如果真如她所言,那魔祖自覺失了顏面,發出通緝令倒也不是不能理解。

    “除此之外,你可還有什么地方招惹了魔祖?”鴻暢老祖嚴肅道。

    在他來之前,墨天微就已經想過了這個問題,此時便答道:“唔……可能還有我為了保命,間接放出了一個被封印的大魔頭,給她添了不少麻煩的緣故吧。”

    鴻暢老祖:“……”

    行了,不用再問下去了,他要是魔祖,他也得通緝這個事精。

    “你待在此地不要走動。”他警告地瞪了墨天微一眼,爾后似乎又意識到自己態度太惡劣了,微微放緩語氣,“真定天有天羅殿鎮壓,我宗亦有鎮宗之寶,即便真魔親至,也討不了好!你不必擔心。”

    墨天微乖巧地點點頭,目送鴻暢老祖離去。

    待他走后,她臉上的笑容漸漸收斂,惟余一片冷漠。

    剛剛她還有一個猜測不曾說出,被通緝可能還與她吞噬掉的魔花有關——當年那位隔空送花的魔族大能她至今仍不知是誰,但魔花的不凡她早已領教過了,這樣的寶物,恐怕真魔、魔尊也未必能拿得出來。

    那位魔祖在解決掉邪天道之后,必定會調查她,進而更可能發現她能偽裝成魔族,甚至瞞過本源測定的根本原因……

    或許,魔祖是不想讓魔花流落在一個異族手中。

    思索中,墨天微信步而行,不知不覺便來到了一處清澈的小溪邊。她在溪邊一塊光滑平整的巨石上坐下,聽著潺潺水聲,心緒也漸漸平靜下來。

    真武宗知道她體質特殊,但卻只以為它是與仙魔之體相差無幾的法體,卻不知道劍蓮之體的根基之一竟是魔族魔花——若是他們知道了,或許還會繼續信任她,但也或許會擔心她不知何時便被魔花蠱惑,犯下大錯……

    這才是她在鴻暢老祖面前遮掩了魔花之事的原因。

    “如果這是一本小說,而我是個配角,或許就有無數人要罵我自私自利了。”墨天微心想,“更如果,我還是個反派,那就注定要被蠱惑而黑化啦。”

    不過,在她的故事里,她就是唯一的主角,她有約束魔花的能力,何須擔心這些有的沒的。

    將這件事情拋到腦后,墨天微終于有心情好好欣賞這片傳說中的禁地。

    真武宗祖師自然是一位圣人,正因有他的庇佑,上古末期的浩劫中真定天才能逃過一劫,真武宗也能延續百萬年,至今仍站在諸天萬界巔峰。

    ——但也不是每一位圣人都會如真武宗祖師一般注重自己麾下的勢力,一些圣人早已不管下界乃至仙界的紛爭,因此許多世界原本大勢力漸漸衰落,甚至被新興勢力取而代之。

    與其說這是真武宗的“后山”,倒不如說這是一方洞天。在來的時候墨天微便發現了,此處與真武宗并不在同一個空間之中,這里的天地靈氣遠比真定天的任何地方都要充沛——與她記憶中上古的無定仙門倒是很相似。

    她站在一座山峰山巔,遠眺云霧深處,隱約可見連綿群峰——那里才是真武宗祖師真正的居所,她所在的這片區域只是最外圍,偶爾也有些天資卓越的真武宗弟子被送來此處修煉,但無一人能踏入云霧深處。

    墨天微只是看了一眼就收回視線,她可沒有冒犯圣人威嚴的想法。

    “不知道要在這里躲多久,我還是先建個房子吧。”

    禁地之中不許劃峰為府、鑿山為屋,只能如凡人般建個小院子,墨天微對此沒什么意見,幾個法訣下去,溪水邊一座小竹樓拔地而起。

    爾后,她又給小竹樓布置了一些禁制——雖然這里很安全,但是在危機四伏的修真界待久了,不設禁制的洞府她還真不敢住。

    待一切準備好后,墨天微就開始了閉關。

    反正現在她哪兒也不能去,什么也不能做,這里條件這么好,當然得抓緊時間修煉了!

    ?

    混沌氣流之中。

    在將下界的大修士都送去他們該去的戰場阻擊魔族大軍之后,鎮守者太昭也很快便迎來了他的對手——三位真魔。

    他的實力在真仙境中已是巔峰,又有天羅殿相助,對付三位真魔也只能算有些棘手,運氣好甚至還能反殺一兩個,因此他的心態依舊非常淡定,甚至能分心關注真定天世界群域各個戰場的情況。

    但這淡定并沒有持續多久,因為很快,他收到了來自真武宗掌門的傳訊,里面將墨天微惹的麻煩簡單說了一遍,并提醒他小心,可能很快就會有其他真魔趕來拖住他。

    太昭眉頭微微一挑,“墨景純……”

    這個人他記得,而且還曾打過交道,只不過那時候她不過是個幾乎道途斷絕的小修士,他因厭惡她身上的魔氣而不愿幫助她,更不曾將她放在心上——但如今卻不同了。

    下界之人不知仙界之事,只以為神意尊上是飛升了,殊不知他只是神天圣君的一世輪回,所謂飛升只是回歸本尊而已。墨景純與神意尊上交好,神天圣君雖未必會如在下界時一般看重她,但多少總會有些香火情,這樣的人已不是他能隨意評論的了。

    正因此,在得知墨景純惹了麻煩之后,太昭并沒有如上次相見時一般厭惡她,反而覺得這是個好機會。

    “圣人們正籌謀一大計劃,不知如今能否抽出手來顧及下界之人……”太昭心中一動,“若不能,這卻是我立功的好機會;若能,有圣人出手,真定天世界群域的魔族又豈能繼續猖狂?”

    太昭心中有了定計,便在暗中通知幾位真仙,讓他們注意真定天的局勢,如有人冒犯真武宗,立刻出手攔下——雖然這些真仙定然也會被魔族派來的真仙纏住,但是悄無聲息地派出一道化身卻不是難事。

    這些化身運氣好的話可以攔住抓捕墨景純的魔族,在圣人面前露個臉刷刷好感度,反正怎樣都不虧。

    思索中,四面虛空再次掀起驚濤,太昭神念一掃,便發現四道氣息強大的身影。

    “這么快就來了么……”

    他心念一動,層層朦朧虛影自虛空浮現,落在天羅殿上,不斷增強它的力量——對付七個真魔,如果不能調用天羅殿絕大部分力量,那他將毫無勝算。

    見此一幕,四個剛剛抵達戰場的魔族對視一眼,心中大定,似乎已看見那十個魔族抓住了通緝犯,回去一同領受賞賜的場景。待望向太昭時,他們的目光中已經帶上了無比的狂熱——只要逼這個人不斷抽取天羅殿在其他地方的投影,真定天也不是什么龍潭虎穴!

    “轟!”

    “轟!”

    ……

    戰斗在一瞬間引爆,混沌氣流中的戰斗往往看不見多少恐怖的特效,但卻有數不盡的毀滅、混亂與寂滅氣息,在這里的每一次交手,都比在刀尖上跳舞更危險,一個不慎便會被那些可怕的氣息趁虛而入,甚至隕落。

    太昭冷冷看著七位真魔,不動聲色地逐步抽取天羅殿的力量——他要給那些魔族一個機會,讓他們以為計劃可成……

    ?

    三道身影穿過地膜,進入了真定天中,他們正是太昭的好友,聞太昭說了墨天微之事,趕來幫他完善計劃的。

    三人一者是個神清骨秀的妙齡女子,眸光湛然;一者是個白衣少年,眉間的火焰印記攝人心魄;一者卻籠罩在一團黑霧中,看不清模樣。

    “我們去真武宗。”妙齡女子微笑道,“既然是來抓墨景純的,他們不會做多余的事情。”

    “提醒一下真武宗開啟護宗大陣。”白衣少年提醒道,“萬一他們派了真魔來,本尊不在,我們三個化身也無法應對。”

    “真武宗畢竟是圣人下界之道場,若放任魔族攻擊,圣人難道不會認為我等無能么?”黑霧中傳來一道雌雄莫辨的聲音,“不如還是讓那墨景純暫時離開真武宗,引魔族去一無人之地……如此,不僅能將潛入的魔族一網打盡,也不至于招來圣人不滿。”

    “話雖如此,但我等畢竟是外人,聽聞真武宗已破例讓那墨景純去了圣人飛升前的居所避禍,我們若是強行讓她出來,以身為餌引魔族上鉤,萬一出了什么意外,恐怕會得罪另一位圣人。”

    ……

    三人商量了幾句,最后還是決定按照太昭的建議行事——反正若真武宗真被魔族毀壞,責任也只在真武宗的掌門、太上長老與那墨景純,他們不會受多少牽連。

    很快,三人便來到了真武宗附近,知會過鴻暢老祖之后,便悄然潛伏了下來。

    不多時,空間微微泛起漣漪,十位隱匿了身形的魔族悄然來到真武宗山門外,他們不知用了什么法子,竟將身上的魔氣也收斂得一干二凈。

    若非三位仙人化身時刻關注著真武宗附近的情況,憑如今的實力,還真不一定能發現他們。

    “十個四階巔峰的魔族?”白衣少年冷冷笑了一聲,“看來,魔族還真是小瞧了我們——什么時候出手?”

    “先等等,說不定他們只是打頭陣的,后面還藏著真魔。”妙齡女子很謹慎。

    三位仙人等了一會兒,眼見著十個魔族已經開始悄悄破壞真武宗外的大陣,有些坐不住了。

    黑霧中的仙人低聲道:“我沒有感覺到真魔的氣息。”

    他帶著一件專用于探查魔族的仙器,如今沒有感覺到真魔的氣息,足以說明魔族這次行動是真的沒有派真魔來。

    “他們可能是打算潛入——真魔的氣息再收斂,也會被諸天萬界天道察覺,真武宗的鎮宗之寶可不是放著好看的,所以才只有四階巔峰的魔族前來。”白衣少年若有所思。

    妙齡少女眉頭微微舒展:“那就行動吧,將他們全殺了!”

    ?

    碧旻天。

    碧旻天可以算是諸天萬界最慘的戰場了,在魔劫第一階段,因各方勢力并不齊心,這一世界群域中損失的中世界、小世界最多;而魔劫進入第二階段之后,情況就更慘了,中途雖然有廉貞蕩魔陣圖挽救一下危局,但也只是讓他們稍微喘了口氣,失地也沒能收復多少。

    而當魔族開始反攻,碧旻天世界群域簡直遭遇了毀滅性的打擊,如果沒有仙界的援助,它將會是第一個淪陷的大世界。

    “咦?”

    碧旻天鎮守者鏤月剛剛殺了一個真魔,正準備趕往另一個戰場,幫助其他真仙結束戰斗,卻忽然發現一個問題——碧旻天世界群域的真魔少了幾個。

    她眉頭微皺,操控云天月海搜尋真魔的痕跡,發現少了的五個真魔并不是藏起來了,而是真的離開了。

    “難道那些魔頭離開了碧旻天?”

    鏤月瞬間警惕起來,如今諸天萬界可以容納的真魔數量為三千七百一十二位,真仙也差不多,即便戰場上隕落了一個兩個,仙界與魔界也會很快補充。

    今日碧旻天竟一下子少了五個……顯然,這些真魔不是回了魔界,而是覺得碧旻天的戰事魔族已穩操勝券,因此抽身前往其他戰況膠著的世界群域!

    意識到情況不妙,鏤月立刻聯系了其他四十八位鎮守者,提醒他們小心真魔潛入。

    太昭自然也收到了這一消息。

    “五個真魔?”他看了眼那四個后來的真魔,“我這兒就有四個,還有一個估計是去真定天了。”
网上棋牌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