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書吧 > 重生浪潮之巔 > 第九六二章 心比天高,命比紙薄

第九六二章 心比天高,命比紙薄

作者:佛即心兮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一秒記住【星月書吧 www.zgdstz.com】,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此時,方辰嘴角閃過一絲莫名的笑意,充滿了惡趣味被滿足的得償所愿。

    聯想和華為這兩家,是后世經常被人拉出來對比,甚至鞭尸的兩家企業。

    當然了,被鞭尸的肯定是前者。

    聯想和華為,兩者實在有太多的相同之處。

    坊間一直都有聯想做大,華為做強,甚至北聯想,南華為等種種說法,

    兩者都創造很多嘆為觀止的成就,但各自走上的卻是兩條迥然不同的道路。

    正因如此,也自然有了兩個天差地別結局,不,應該說是結果,畢竟這兩家企業,都還沒有到徹底落幕那一天,并不能徹底的蓋棺而論。

    當然了,方辰也不覺得聯想有能超過華為的一天,但話總不能說的太滿,要不然容易打臉。

    聯想和華為是華夏為數不多,自八十年代就開始創業的高科技民營企業,并且其創始人都是科研工作者出身。

    柳傳至是中科院計算機所的工程師,任政非是技術副團職的建筑工程研究所副所長,曾出席過混亂十年后的第一屆科學大會,是與會六千位科學家中為數不多的三十五歲以下科研工作者。

    并且聯想和華為,還是兩條企業發展典型路線的代表,聯想代表著貿工技,而華為代表著技工貿。

    聯想率先成為第一個進入世界五百強企業的華夏民營企業,而華為緊隨其后,在兩年后,成為第二個進入世界五百強的華夏民營企業。

    這一前一后,似乎代表著聯想貿工技路線的成功。

    但聯想這個第一并沒有保持多久,就被華為甩在身后,連華為的尾燈都看不到。

    在2018年,聯想市值只剩下三百五十多億,是有名的垃圾科技股,距離最頂峰已經跌去了60%,而查詢華為的財務報表,市場預估華為的市值則高達2.2萬億,兩者已然相差七百多倍。

    其實聯想挺可惜的,在最開始創業的時候,尤其是這幾年,聯想是做了不少科技創新的事情,機箱,CPU散熱風扇,甚至連主板都是聯想自己設計制作的,絕然不是像前世那樣,完全依賴于其他板卡生產商,從不考慮什么自研。

    在這個時候,聯想的主板做的還是很不錯的。

    科迪亞科技公司,也就是聯想現在的QDI事業部,其曾在千禧年左右,一度成為世界五大板卡企業之一,其生產的VGI卡,最高月銷量曾經高達五十萬,是全球第一的VGI卡生產企業,在業內獲得過,VGI之王的稱號。

    但后來,隨著聯想將甩包袱一般的,將QDI事業部甩出聯想,成為一個獨立的企業,這種盛況也就不復存在了。

    而此時,雖然搞不清楚,為什么會陷入到這種突如其來的寂靜場面,所有人都齊齊不說話,早已迫不及待的倪廣南,趕緊說道:“方總,我有個不情之請,不知道是否可以允許,我想去擎天通信參觀一下,如果能參觀下擎天通信的研究大樓更是最好不過了。”

    方辰楞了一下,然后不由的喜上眉梢,這魚,他還沒下鉤,怎么就自己上來了。

    “倪教授,看您這話說的,您要是愿意來擎天通信蒞臨指導,我倒履相迎還來不及呢,怎么可能有不允許的道理。”

    “您這是沒跟我打過交道,不知道我這人是什么樣,我這個人素來是最尊重科學技術,尊重科學家的。”

    說到這,方辰環視四周一眼,頓覺有些遺憾,他應該把馬昀給留下的,要不然這捧哏的差事沒人干。

    如果馬昀再這里的話,他相信他這番話,效果會更好。

    倪廣南不由楞了一下,似乎有些被方辰熱情的態度嚇到了。

    他剛才其實是已經做好,被方辰拒絕的打算,畢竟研究大樓這種東西,放在任何一家企業,都是重中之重,更別說擎天通信這個現在華夏通信設備企業的頭把交椅了,鬼知道擎天通信里面藏著多少的秘密。

    別的不說,最起碼梟龍尋呼機上的新一代高速編碼格式,他都是嘆為觀止的,沒見摩托羅拉的華夏區總經理,臉都已經綠了。

    再者,他已經習慣了,現在國內一些富豪,準確的來說土財主,暴發戶對于科學技術的不屑一顧。

    這些富豪將手段,背景,人脈奉為圭臬,科學技術,科學家在其眼中簡直一錢不值。

    說個不好聽話,他這樣在國內已經算是頂尖科學家了,但在那些富豪眼中,還不如一張批條好使。

    突然碰到方辰這種,對他態度十分熱情,并且財富地位在華夏都算是頂尖的人物,他一時間著實有些不適應。

    但旋即,倪廣南的臉上也浮現出濃濃的喜色,高興道:“如果國內的企業家都能像方總您一樣尊重科學技術,尊重科學家的話,那真是社會之福,國家之福。”

    “說真的,我現在才算是了解到,為什么國內能出現擎天這樣,一直努力研發,堅持走科技創新道路的高科技企業,合著是因為有方總您這樣的企業家,我相信擎天在您的帶領下,絕對會蒸蒸日上,興旺發達的。”

    “如果國內的企業家都能像方總您一樣就好了。”倪廣南最后滿是唏噓的說道。

    這下輪到方辰呆住了,誰說國內的科學家都是呆子的,剛才倪廣南這話,夸的他臉都是紅的。

    然而就在方辰和倪廣南琴瑟和鳴,相互吹捧的時候,誰也沒注意到柳傳至的臉色閃過一絲難堪和輕微的羞惱。

    他怎么覺得倪廣南剛才這些話,其實是意有所指,指桑罵槐,項莊舞劍意在沛公。

    是在通過贊揚方辰,來點醒,甚至批評他。

    要知道,他這段時間的所作所為,簡直就是跟方辰對著干的。

    不但一直阻止倪廣南立新的科研項目,甚至還砍掉了不少科研項目的經費。

    相互吹捧的幾句之后,方辰突然想起來了什么,定色道:“倪教授,不知道你為什么想要去擎天通信參觀?”

    他剛才沉浸在魚自動上鉤的喜悅中,這會高興勁過去一點,才醒悟過來,倪廣南要參觀擎天通信干嘛?

    聯想一個做電腦的,跟擎天通信之間應該是八竿子打不著才對。

    “我準備在聯想做程控交換機,不過初期的話,可以先做個小型的,比如說千門機,又或者五百門機都可以。”倪廣南笑著解釋道。

    一旁的任政非面色微微一變,心中甚至有些不舒服,他從倪廣南的語氣中聽出了濃濃的自信,仿佛五百門機和千門機對于其來說,就如同探囊取物一樣簡單。

    要知道,華為為了研發千門機,已經把老底都給壓上了,將這幾年積累的利潤全部都砸進去不說,并且連公司付給工廠的貨款都需要等到上一批貨銷售出去,才能予以支付。

    甚至他又出面借了不少地下錢莊的高利貸,而且連公司員工,工資發一半,留一半的老招數都已經再使了出來。

    可以說,這次千門機的研發,是華為破釜沉舟的一戰,是華為走向國內一流通信設備企業的一戰,是追趕擎天通信的關鍵一戰。

    說個不好聽的,如果千門機研發不出來,或者達不到應有的效益,他從樓上跳下去的心都已經有了。

    他乃至于整個華為,為研發千門機都付出了無數的代價,但在倪廣南最終卻顯得如此輕而易舉,這讓他怎么能舒服。

    但旋即,任政非心中輕嘆了一口氣,對于倪廣南,他還是認識的,也知道倪廣南過往所取得的一些成就。

    所以,不得不承認,倪廣南有說這個的能力和底氣。

    再者,聯想也的確比現在的華為大的太多,聯想在好幾年前就已經實現了營收破億,而華為實在今年才勉強實現的,兩者有很大的差距。

    然而最重要的是,聯想是國營企業,背靠著科學院計算機研究所這樣的大樹,搞出千門機的確不難。

    “聯想要做程控交換機?”方辰楞了一下,他沒聽錯吧。

    而且,這是他又扇動了蝴蝶的翅膀,還是他孤陋寡聞?

    聯想竟然要做程控交換機,這不是要瘋了嗎?

    簡直就是不務正業!

    方辰頗有種牝雞司晨的既視感。

    但過了數息,方辰的腦中靈光一閃,他記起來了,聯想還真設計生產過程控交換機,并且最高的時候,還弄出來過兩千門的準局用大型程控交換機,名字好像叫做聯想天工交換機。

    并且他前世,還在洛州電信局上班的時候,還維護過一段時間的了聯想天工交換機。

    越想,方辰腦中的記憶就浮現的越發清晰。

    他已經完全想起來了,聯想天工交換機,其實是跟華為在1994年,同年推來的大型程控交換機。

    只不過,聯想天工交換機的命運,只能說是心比天高,命比紙薄,小姐的身子,丫鬟的命。

    雖然聯想天工交換機,做的還算不錯,但奈何那時候,正是華夏交換機領域殺得血流成河,流血漂櫓的時代。

    除了華為這種,頭鐵命大的,能從其中殺出來,其余大大小小的通信設備企業都死的死,殘的殘。

    聯想天工交換機自然也不例外。

    畢竟那時候,柳倪之爭已經爆發,倪廣南被趕出聯想,聯想徹底拋棄對科技的研發,轉向貿工技道路。

    聯想天工交換機失去聯想大量的資金支持,以及倪廣南的技術支持,自然每況愈下,王二小過年——一年不如一年。

    大概也就是到了千禧年左右,聯想認識到通信設備市場誘人的利潤,決定重啟聯想天工項目組,并為其成立了獨立的公司,聯想天工網絡。

    聯想天工網絡雖然沒有像華為,中興這樣稱霸全國,走向世界,但小日子過的還算滋潤。

    雖然不能研發生產什么了不得的產品,但是在針對個人,小中型企業的交換機、路由器、網絡管理軟件、網絡安全、無線網絡和寬帶接入,聯想天工網絡還是做的不錯。

    所以說,如果那天在通信設備上看到聯想的標志,一定不要奇怪。

    “方董,有什么不合適的地方嗎?”

    見方辰在倪廣南提完那些非分之想后,突然沉默不語,柳傳至不由面色一喜,心中起了一些暗搓搓的小心思。

    他就說嘛,方辰就算再怎么大方,也不可能引狼入室,不打擊聯想做交換機的想法,甚至還同意聯想深入擎天通信的機密腹地,一探究竟。

    做了這些年的生意,他可是對同行是冤家這五個字,已經有了無比深刻的了解。

    甚至說句不好聽的,方辰再怎么表現的重視科技創新,重視科學家,但其骨子里一定是個商人。

    從方辰現在所獲得的成就,這一點就很好的表明了。

    如果方辰不是一個唯利是圖的商人,其肯定不可能擁有現在這樣偌大的財富,商業帝國。

    不過,如果方辰真拒絕了倪廣南,反而對他,對聯想都是件好事情。

    嗯,沒錯,好事情。

    現在的聯想底子太薄,真的沒錢再支持倪廣南研究什么程控交換機。

    再者,就算倪廣南將程控交換機研究了出來,又能怎么樣?

    看國內交換機市場現在所掀起來的腥風血雨,可以說,聯想一旦敢插足這個市場中,絕對會瞬間被撕成碎片,徹底的灰飛煙滅。

    并且他相信,最終將聯想撕成碎片的,就是擎天通信,就是方辰。

    從他對方辰一些所做作為的了解,這位方董,不論做什么產業,都是不但要做到絕對的第一,而且還要對市場形成絕對的統治力,占領絕大多數的市場份額。

    當初,全國上上下下有多少仿冒任天堂紅白機的中小型企業。

    但自從小霸王成立之后可好,現在國內的游戲機企業基本上都已經銷聲匿跡了,偶爾有一兩個茍延殘喘的小型游戲機作坊,也不過是在小霸王輻射不到的,鄉村兜售而已。

    并且這些小型游戲機作坊,大部分都沒有自己的產品,而是仿冒在小霸王游戲機。

    生產的游戲機,不管是從樣式,還是商標,都幾乎跟小霸王游戲機一模一樣。

    看著吧,交換機市場也一定是如此。
网上棋牌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