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書吧 > 超神道術 > 第七百四十二章 兩大妖王隕落

第七百四十二章 兩大妖王隕落

作者:當年煙火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一秒記住【星月書吧 www.zgdstz.com】,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果然不愧是神獸一族,天地的寵兒,全身上下,就算是一片鱗片,都有著道則顯化。

    當然,這也跟這鱗片,不同尋常有關。

    這鱗片,若是我猜的沒錯的話,應該乃是真龍身上的那塊逆鱗。

    護持著真龍的要害之處,自然堅韌程度,遠勝一般。”

    白子岳不由感慨,伸手一捏,更感知到其中的堅硬,就算極品金丹之寶,若論堅韌程度,或許都不如這巴掌大小的鱗甲。

    若是這用之煉制防御法寶的話,估計足可擋住封王一擊。

    緊接著,白子岳的棉褲光落在了那真龍之角上。

    這真龍之角,上面的道則秘文,明顯要比逆鱗更多許多,仔細探查之下,他甚至隱約感覺到了一絲道術玄妙。

    “真龍之角,堅不可摧,乃是天然的法寶。

    元神境層次的真龍之角,直接就堪比元神之寶。

    再加上其內蘊含著的道術玄妙,若是花費時間體悟,甚至能夠領悟出一門道術,價值之高,甚至不弱于那龍珠。”

    白子岳心中有些激動。

    到了如今,一般的法寶神通,已經難以讓他興奮了,這真龍之角,內含道術玄妙,卻正是他所稀缺的,自然讓他激動。

    然后他才將目光落在了那龍珠之上,眼中頓時閃過了一絲失望之色。

    這龍珠內,經過長時間的歲月更迭,里面的能量其實已經消耗了大半,而且最重要的是,內部也并沒有龍魂氣息殘留,價值可謂大減。

    “不過,不管是用來煉丹還是煉器,這龍珠都能夠發揮出巨大的作用。

    只是,終究不能為我的本命法寶增加靈性了。”

    白子岳心中想著,正想收起,突然心中一動,想起了自己放在了北冥洞天內的那顆蛟龍蛋。

    這蛟龍蛋,還是他當初在穿云仙城參與星令考核之時,斬殺那只神明境巔峰層次的蛟龍之時,獲得之物。

    因為一直都沒有孵化,是以才被白子岳丟在了北冥洞天之中,讓人專門打理。

    這蛟龍,本身具備著一絲真龍血脈,若是能有這龍珠的話,或許能讓那蛟龍盡快孵化而出,而且還能夠純化它的血脈之力,潛力大增,未來,可期。

    更可以馴化,成為他北冥宗的護山神獸。

    于是,他心念一動,屈指一彈,瞬間就將這龍珠丟入了那蛟龍蛋邊緣。

    真龍氣息輻散之下,白子岳很明顯就感覺到了那蛟龍蛋內原本就頗為旺盛的生機,變得更加洶涌了起來,一股懵懂而興奮的情緒,更是散發而出。

    “看情況,要不了多長時間,它就能夠孵化出來了。”

    白子岳念頭微動,才將思緒從北冥洞天內移開。

    ……

    緊接著,白子岳并沒有在那個偏殿過多停留。

    沿著另一邊的走廊,向著之后的另外一處宮殿沖去。

    第二個宮殿,明顯比之前那一個更大上許多,但戰斗的痕跡,卻也更加明顯,不僅主體宮殿崩塌,宮殿大陣的也破損嚴重。

    是以,里面的大多地方,他都進出自如。

    不過,讓他臉色有些發黑的是,之前顯然是有人在這里闖蕩過,就連殘破的法寶都被搜刮一空,他除了斬殺了十幾頭黑鱗蜥妖之外,一無所獲。

    “好在斬殺黑鱗蜥妖,還能有一些魂能收獲,加上它們身上的鱗甲也是好東西,倒也不是全無所獲。

    不過,顯然這龍宮內,這黑鱗蜥妖的數量絕對不少。

    就算有一些相對較弱,但最弱也堪比金丹境初期層次,加上群居的特性,一般的金丹境修士或者海妖碰上,下場堪憂。”

    白子岳自我安慰著,目光掃了眼屬性面板。

    明顯能夠察覺到,自己的魂能數量已經猛增了一截。

    剛剛進入龍宮之時,他魂能數量就只剩下了數千萬點,但如今卻已經激增到了五億之數,或許要不了多長時間,他就可以積攢到八億點,徹底將他的仙法境界,提升到金丹境巔峰……

    “仙法境界提升到金丹境巔峰,那我的實力,就必然還會大增。

    到那時,除了這龍宮內的未知危險之外,我應該就能夠不懼于此地的任何海妖和修士威脅了。”

    白子岳默默期待著。

    此時此刻,他若是施展出九絕神劍,攻伐之力就已經達到了元神境后期第一等層次,稱得上極強。

    若是仙法境界再次提升,攻伐之力達到元神境巔峰層次,根本不成問題。

    自然不會再懼于面對此地的任何元神境強者。

    除了這龍宮內本身的威脅……

    未知,才顯得可怕。

    加上這龍宮內,畢竟還籠罩著強大陣法,他自然需要格外小心。

    沒有在這個宮殿停留,白子岳繼續深入。

    第三個宮殿,戰斗痕跡相對少了一些,但白子岳注意到,此地的黑鱗蜥妖,卻明顯比之前兩座,都多了許多,達到了數十之數。

    而且,在此地白子岳終于發現了其他海妖的痕跡,但它們已經盡數隕落,尸體灑落在了大地之上。

    但它們的血肉精華,竟也跟祭壇之上一般,被一股未知的偉力作用下,吞噬一空。

    “這龍宮,難道也與真龍溝內的祭壇有什么關系?

    或者這龍宮內的陣法,已經被那未知存在掌控了?”

    白子岳心中一驚,望著遠處的那群黑鱗蜥妖,卻也沒有猶豫,繼續出手。

    即便這群黑鱗蜥妖中,明顯有一只實力比一般更強一些,堪比封王強者。

    但,都沒擋住他的飛劍一擊。

    數息之后,一群黑鱗蜥妖,就盡數被他斬殺。

    為了防止它們的尸體與那些海妖一般,化作那未知存在的養料,他自然如之前一般,收入了北冥洞天之內,讓北冥宗弟子進行處理。

    “轟!”

    恰在這時,白子岳只聽到一聲轟隆震響。

    “前面有人?”

    白子岳心中一驚,然后將重力陰影領域施展到極致,身如電光一般沖出。

    無聲無息間,白子岳來到了一個巨大的宮殿面前。

    整個宮殿,只從外形看,就明顯要比他之前經過的幾個,要寬廣巨大許多。

    只是這個宮殿,似是沒有經過多大的破壞,是以保護的陣法都相對完好。

    但也正因為如此,這宮殿在旁人眼中,價值才高。

    是以,此時正有強者,正對著這宮殿大陣,肆意攻擊著,想要破開陣法,沖入其中掠奪寶物。

    “是黑蛟一族的敖斌妖王和萬魚一族的黑章妖王,另外還有各個海妖一族的十余位金丹境層次海妖。”

    白子岳靠近之后,很快就認出了它們的身份。

    這敖斌妖王和黑章妖王,都是元神境初期之境,相互配合,加上一群金丹境海妖聯手,攻擊落在那陣法之上,打得大陣一陣轟鳴。

    但是,這宮殿的陣法防御,顯然不同尋常。

    就算它們一齊動手,攻擊強度堪比元神境中期強者的全力一擊,卻也只讓得大陣微微暗淡,估計想要正是破開,還需要一陣水磨的功夫。

    “嗯?

    又有人來了?”

    白子岳正打算出手,先將這群海妖解決,突然一驚,望向了遠處。

    呼呼……

    瞬間就有兩道身影,疾沖而來。

    “哈哈哈,運氣不錯,竟然找到了一座大陣完好的宮殿。”

    “你們滾吧,這里被我們占了,不然別怪我們不客氣了。”

    兩道張狂的聲音,也隨著他們到來,迅速傳出。

    “無極魔宗的大望天魔和六指真魔……”

    敖丙妖王和黑章妖王都是一驚。

    這兩位,一個元神境中期,一個元神境初期,實力可都不弱。

    不過,兩大妖王,血脈天賦不凡,見對方只是與它們實力境界相差不大,心神一松,不由不屑的說道:“憑你們?”

    “若是加上我呢?”

    恰在這時,一道幽幽的聲音傳出。

    緊接著,在另一邊,又有一道身影,直沖而出。

    這是一位一身黑袍,身形卻顯得有些纖瘦的身影,一頭白發,幾乎披散開來,將面容都阻擋了起來。

    正是魔道修士,萬月真魔。

    此時此刻,竟有三位魔道修士,匯聚在此。

    而且,這萬月真魔的實力,名氣,可還勝過了有著元神境中期層次的大望天魔,頓時就讓敖斌妖王和黑章妖王心底一沉。

    正猶豫間,卻已經見到那萬月真魔的眼眸一冷,緊接著就只見一道道好似彎月一般的利刃,向著它們席卷而來。

    與此同時,大望天魔和六指真魔也一起動手了。

    三大元神境魔修,實力不凡,配合默契,出手之間更是凌厲至極。

    “逃!”

    兩大妖王臉色一變,根本沒有任何猶豫,迅速解除了化形之術,本體顯露之下,一只巨大的黑蛟和一頭龐大章魚,迅速出現在了虛空之中。

    “嗷嗚!”

    “噗!”

    兩大妖王身上驟然迸射出一道道晶瑩之光,隨即就如電光一閃,迅速就向著遠處急沖而去。

    “逃得掉嗎?”

    萬月真魔的聲音響徹天地。

    一道道彎月如雨水一般,籠罩在周邊數百丈區域,徒然垂落。

    浩浩蕩蕩的彎月刀斬而下,充斥著周圍每一個角落,將兩大妖王都盡數籠罩。

    另外的兩大魔修也分別出手,攻擊更加迅疾。

    “不好。

    這萬月真魔的實力,果然不愧其赫赫威名。

    這彎月刀斬,遠可攻近可守,更可以化作困陣,對我等進行束縛。若是被圍困住的話,縱然我使盡全力,也難逃一死。

    更別說,周圍還有大望天魔和六指真魔虎視眈眈。”

    敖斌妖王驚怒,非常清楚自己已經處于十分兇險的狀況之中。

    身上立即迸射出一道血光,毫不猶豫的施展出了拼命之法。

    與此同時,它巨大的蛟龍之爪探出。

    嗤嗤嗤……

    那同樣施展出拼命之法,身上更彌散出無盡電光的黑章妖王的身形就猛地一滯,隨即被它拉扯著,直接擋在了身前。

    噗!

    一道血色長刀,就迅速斬在了黑章妖王的身上。

    而他卻趁此機會,迅速一閃,掙脫了那血色長刀的鎖定,迎著彎月刀斬,向著遠處急沖而去。

    “敖斌……”

    黑章妖王驚怒交加,根本滅有想到,剛剛才與自己聯手的敖斌妖王竟毫不猶豫的對自己下手,借助自己擋住大望天魔的攻擊。

    它心間冰涼,立即暴喝道:“我逃不掉,你也別想逃。”

    他那本體上的一只只觸手瞬間暴漲,只是一卷,就扯住了敖斌妖王的蛟龍之尾,死死扯住。

    “該死!”

    敖斌妖王身形一滯,猙獰的蛟龍之首立即變得更加難看,連忙使出本源之力將那觸手掙開。

    只是,終究已經遲了。

    無盡的彎月刀斬落下,即便它的肉身防御之力極強,但也難當這萬月真魔的無盡彎月刀斬。

    更別說,萬月真魔手中的彎月刀斬,雖然分化萬千,看似威力減弱,但實際上,彎月長刀一直處于他的掌控之中,可瞬間凝實,發出奪命一擊。

    此時此刻,萬月真魔控制著彎月長刀瞬間合一,如流光一閃。

    嗤!

    敖斌妖王的腦袋,隨即沖天而起。

    它的元神剛剛才沖腦袋之上沖出,卻立即就被彎月長刀狠狠一絞,隨即化作了飛灰。

    死了!

    可笑它機關算盡,卻先黑章妖王一步隕落了。

    當然,黑章妖王終究也沒逃脫隕落的下場,被大望天魔和六指真魔同時出手斬殺。

    至于那群金丹境海妖,則在那彎月刀斬之下,幾乎毫無還手之力一般,接連隕落。

    “當真是愚蠢可笑。

    這敖斌妖王的實力,其實不弱。

    若是當真拼命的話,它實在想逃,我們想要攔住其實也極難。

    可惜,太過精于算計,聰明反被聰明誤,兩大妖王相互拉扯,更失去了逃脫的機會,相繼隕落了。”

    大望天魔看著地面上兩大妖王的尸體,臉上露出了興奮之色。

    這一戰,太輕松了。

    就連他自己都感覺到有些意外。

    “他們相互間,其實本來就處于敵對之中。

    進入龍宮之內,也只是臨時合作,大難臨頭,當然會相互算計。

    不過卻便宜了我們。”

    萬月真魔微微一笑,微微一招,就將兩大妖王的儲物袋收起。

    現場之中,他的實力最強。

    以魔門規矩,自然戰利品得歸他所有。

    另外兩大魔修見狀,卻也沒敢多說什么。
网上棋牌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