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書吧 > 仙宮 > 第八百七十一章 金烏族修士

第八百七十一章 金烏族修士

一秒記住【星月書吧 www.zgdstz.com】,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石銘能想到的,葉天同樣看他臉色也能猜到一二。

    這時候,葉天已然顧不上跟那金烏族戰士解釋一二,就化作一道清風,直沖地洞之內。

    “靈氣?他會神通術法!”這一幕,被那金烏族修士看了個一清二楚,極度震驚之下,猛然間他又舉起剛剛才放下的弓弩,對準了石銘。

    “你們是人族叛徒!”

    “我先前不是說了,那是上仙,他能吸納靈氣,修行術法神通再正常不過!”石銘同樣憂心地洞內的情況,無暇給那金烏族修士過多解釋,只撂下這一句話,就要隨著葉天進洞!

    嗖!

    一道細長小箭破空而出,幸虧石銘反應夠快,堪堪躲開,只讓這小箭劃開了他手臂一道淺淺的口子,若是不即使剁開,怕他一條手臂就要就此交代在這里。

    “先前你拿弓弩對我,我已經忍你許久,我都向你解釋過那是上仙,你還敢出手!即使如此,就要休怪我出手了!”石銘早已憋了一肚子怒氣,再加上心優石洛等人安危,對這金烏族修士再無半點客氣。

    恍然之間,他疾步前沖,腳下諸多變化,以完全不規則的前行軌跡,沖向那金烏族修士。

    金烏族修士再次舉起弓弩,想要射殺石銘,卻發現自己很難鎖定石銘位置。

    一個愣神之間,石銘已然沖到他的跟前,沙包大的拳頭,呼嘯而至!

    碰!

    金烏族修士抬起弓弩,勉強檔下了石銘這一拳,借力后退至極,反手再舉弓弩。

    此刻他與石銘不過幾步之遙,這么短的距離,只要射出弩箭,石銘不死也殘!

    石銘打出了血性,壓根不管那弓弩安危,身子再度前傾,硬是仗著自己肉身之強悍,再遞出一拳!

    面對對方威脅,兩人竟是誰也不肯后退一步,一時間生生營造出一個即將互換性命的慘烈可能!

    “都給我住手!”

    一聲暴喝平地而起,剛才進入地洞的葉天不知什么時候又走了出來,看到這一幕后,抬手正是一指!

    兩人都已經是箭在弦上,除了葉天也再無人可以阻止他們互換性命的搏命舉動!

    一道青色劍光打落了那金烏族的弓弩,又一道劍光敲擊在石銘后頸,石銘身子一軟,當即昏倒暈了過去,至于那金烏族修士,則接連后退數步,仍是未能穩住身形,跌坐在地。

    正要起身在做反抗,先前的青色劍光瞬息而至,架在了這金烏族修士的脖頸咽喉處。

    葉天暫時沒管石銘,而是走到那金烏族修士面前,握住懸浮停在他咽喉處的青決沖云劍,收了回去。

    “我且問你,若我是人族叛徒,石窟族的修士怎么愿意和我同行,帶我翻山越嶺來到你金烏族的領地。”葉天聲音冰冷,不帶絲毫感情。

    這金烏族修士不分青紅皂白的出手,險些害了石銘性命,僅此一點,就難讓葉天釋懷。僅憑他會術法神通,就直接判定所有人都是人族叛徒,出手狠辣不留余地,當真不怕引起什么誤會?

    最重要的是,若石銘真死在他金烏族修士的手上,將來葉天如何調節石窟族與金烏族之間的種種矛盾沖突?

    “人族叛徒陰險狡詐,誰知道你是怎么騙的石窟族修士!不管你是與不是,你會術法神通,就與妖族脫離不了關系!”金烏族修士仍不知悔改。

    “騙?你當石窟族修士都和你一樣,不明是非?會術法神通就和妖族有關,那你們族落世代流傳的上仙傳說,到底還有何依據!再者說,你既然知道石窟族修士可能受騙,下手又為何那般狠辣,若非我趕到,你和他必是非死即殘的下場!”葉天冷聲再喝,說的那金烏族修士埡口無言。

    他說不過葉天,干脆脖子一橫,緊閉雙眼。

    “技不如人我無話可說,要殺要剮隨便你,人族叛徒族落修士人人得而誅之,即便殺錯,那就殺錯好了,總之錯殺一千,也不能放過一個!”

    “荒繆!”葉天想不到,這妖界禁地的人族后裔,竟還有比石窟族還要不講道理之人!

    當初被石銘、石洛他們誤會,雖然也是要打要殺,但他們終究還是講理。即便是金烏族,葉天對那金烏族被擄的小女孩也是印象奇佳,卻不曾想,自己真正意義上遇到的第一個金烏族修士,正是這般性子之人。

    “自尋死路!”那金烏族修士察覺到葉天失神,也不知在想什么,冷哼一聲猛然側身,躲開始終威脅他性命那把懸浮飛劍,手中不知何時,多了一把短小匕首,朝著葉天胸口刺去。

    嘭!

    那匕首并未刺入葉天胸口,卻停在葉天胸口前一寸之處,再無法突破一點兒。

    原來是那金烏族修士捅向葉天的手腕,被葉天牢牢攥住。

    “怎么可能!”金烏族修士不敢置信,妖族禁地中,五大族落,即便是肉身最為強悍的冰霜族,一般背棄信仰,成為人族叛徒,吸納靈氣入體也就不復先前強悍體魄,這一點人盡皆知。

    他金烏族修士雖然都是以弩箭匕首防身,可肉身仍是強悍至斯,非比尋常,就算自己面前這年輕人是冰霜族的人族叛徒,體魄衰敗之下,絕不會有這種力道。

    不對,定是什么神通,偽裝成的強悍體魄!

    葉天一直注視著這金烏族修士雙眸,看他眼神,就知道自己以肉身體魄力道提醒,也是無用,干脆閃電落掌,先將其打暈,事后再論其他。

    解決了這冥頑不靈的金烏族修士,葉天才回過頭,去看了看石銘。

    幸虧他出來及時,發現石銘和那金烏族修士竟然會以互換性命的方式出手搏斗,情急之下用青決沖云劍打昏了他,也無大礙。

    “醒醒了石銘。”雖然不能以靈氣注入將其喚醒,葉天仍可以掐其人中穴這等古老手法將其喚醒。

    “咳咳!”

    石銘一陣劇烈咳嗽,方才驚醒,猛然坐起,見是葉天在自己身邊,這才松了口氣。

    回過頭,他就看到同樣昏迷在身前那個金烏族修士,只是石銘并不關心他的死活。

    “上仙,石洛他們……”

    “安然無恙。”

    得到葉天的回答,石銘緊緊揪著的心才算徹底放回肚子里去,猛松了口氣。續而,他又直起腰板,追問葉天道:“上仙,那他們在洞穴中……”

    “無妨,至于遇到了一個小家伙。”

    葉天搖了搖頭,抬頭看了眼那昏迷不醒的金烏族修士,指了著他補充道:“你帶上他,隨我進洞。”

    葉天開口,石銘不敢不從,拎著那金烏族修士隨葉天徑直走進洞穴。

    這地洞洞穴入口不大,但里面空間倒還是挺大,一段斜向下的破路后,豁然寬敞,四周全是雜草枯木,跟個妖獸窩似得,兩邊還堆積有各種野果與一些小型弱小的妖獸尸體。

    石洛和那些孩子就在這些妖獸尸體旁邊,圍成一團,一個個睜著眼睛,卻雙目無神,就像是丟了魂一樣。

    “他們這是怎么了!”石銘看到他們的樣子,就想沖過去看個清楚,但卻被葉天攔了下來。

    “你先別急,他們只是被影響了心神,沒啥大問題。”葉天解釋了一下他們現在的狀態,然后朝另一邊望了過去。

    順著葉天的目光,石銘方才發現,原來在地洞的另一頭,有一個渾身漆黑的小巨靈豬妖崽子,蜷縮成一團,躲在陰暗角落里,要不仔細去看,還真發不現。

    “這只巨靈豬妖,怎么好像不太一樣!”石銘想走向前看的更清楚些,但似乎驚嚇到了那只小巨靈豬妖崽,那只小巨靈豬妖崽渾身扎刺一般,猛地一顫,石銘的腳一下子向前邁不動了。

    更甚至于,石銘只覺得自己的頭好像有些暈,當即,正是葉天扶住了他,那一剎間,暈眩感覺盡數消失。

    “這是……”石銘終于意識到不對,這只小巨靈豬妖和外面的巨靈豬妖完全不太一樣,它還只是個幼崽形態,根本都還沒完全成長成一只妖獸,竟然都可以施展出這種能夠令人暈眩的神通術法,像石洛這樣成年的族落修士都中了招,這要任由其成長起來,日后定是人族之大患!

    “我殺了它!”

    石銘浮現一抹殺意,葉天卻擋在了他的面前,沖他搖了搖頭。

    “殺它有什么用。”

    “上仙……”

    “妖獸可以誘惑你們族落修士成為叛徒,為什么我們就不能培養妖獸,讓它們背叛它們的妖王?”葉天反過來,問了一個石銘從未想過的問題。

    石銘當場愣住,直直盯著葉天,許久沒再吭一聲。

    如若不是他早就證明過葉天絕非人族叛徒,只怕就憑這句話,無論哪個族落修士都不會再承認葉天上仙身份,然而話又說回來,葉天的話,也不無道理。

    誰也沒規定過,不能讓妖獸背叛那些妖王啊!

    “這只豬妖幼崽,我在進來之時就檢查過,它和此地我所遇到的其他妖獸截然不同,似乎有自己獨立的神智。最關鍵是……”葉天說著,朝那豬妖幼崽招了招手,轉而輕聲呼喊道:“過來。”

    那只豬妖幼崽瑟瑟發抖的看著葉天和石銘,顯然還很害怕他們,但遲疑了下,還是朝著葉天所在方向挪動了一下步,只是當即又縮了回去。

    盡管如此,對葉天來說卻也足夠。

    “我早說過,那只棕熊妖獸先前在山頂就曾出現過一次,當時的它剛突破合體期,但仍是見我轉頭就跑;第二次出現,渾身是傷,纏斗之中也是護住自己性命根基為主要目的,幾次有機會傷我卻還是選擇放棄,我看得出來,它根本就不想和我們纏斗,那么這就只說明了一個問題。”

    “此地妖獸,未必都是心甘情愿受妖王驅使,要與我人族一決死戰。”
网上棋牌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