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書吧 > 諸天最強大佬 > 第九百七十八章 王朝兵馬無用乎?

第九百七十八章 王朝兵馬無用乎?

作者:七只跳蚤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一秒記住【星月書吧 www.zgdstz.com】,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楚毅聞言不禁笑了笑,對于楊一清幾人的心思,楚毅又如何不知曉,無非就是怕自己對他們的處理有什么不滿罷了。

    只是楊一清他們也不想一想,自己又怎么可能會在意一群不入流之人對于自己的攻訐呢。

    不過是區區一群昔日被自己所滅掉的權貴、世家、大名士的后人罷了,自己當年連他們的老子都給滅掉了,怎么會將這么一群余孽放在心上。

    擺了擺手,楚毅一副渾然不在意的模樣向著楊一清還有王陽明道:“既然內閣已經有了決斷,而且陛下那里已經通過,那么本王自然沒有什么意見,一切就按照內閣擬定的決定處置吧。”

    正如楚毅所想的那般,楊一清、王陽明他們之所以來尋楚毅,就是怕楚毅會有什么不滿,這會兒見到楚毅的態度,二人對視一眼,心中自是松了一口氣。

    沖著楚毅拱了拱手,楊一清道:“既如此,我等回去之后便告知天下,三日之后,將一眾謀反之輩,明正典刑,以警示后人。”

    內閣明發天下的告示一出,自然是天下為之震動,尤其是昔日那些余孽眼見著這些同伴因為攻訐楚毅而被下旨抄家滅族,甚至明正典刑,不少人都被鎮住了。

    雖然說仍然是有一些人心中充滿了不甘,對楚毅越發的痛恨,但是相當一部分人卻是悄悄的打消了繼續仇視楚毅的念頭。

    實在是這一次天子以及朝廷的反應讓他們一下子從幻想當中清醒了過來,他們本來報以極大希望的天子根本就沒有站在他們這一邊的意思,甚至還為了維護楚毅對他們痛下殺手。

    他們之所以敢針對楚毅,最大的依仗還不是天子嗎,結果他們猜錯了天子的心思,天子同楚毅之間根本就沒有什么嫌隙,如此一來,他們這些人跑過去挑撥兩人之間的關系,那不是找死嗎?

    顯然看清楚了這一點的人只要不是腦袋一根筋或者是那種瘋子一樣的人,肯定是不會再想著針對楚毅的事情。

    法場之上,足足數百道身影被錦衣衛、東廠自大牢當中提了出來,押赴刑場。

    當一顆顆的頭顱被砍下來的時候,鮮血飛濺,整個法場之上血腥之氣彌漫開來,四周不少趕來看熱鬧的京師百姓這會兒也被眼前這一幕給鎮住了。

    許多百姓甚至都已經忘記了當年楚毅在京師之中那是如何大開殺戒,殺了一批又一批的貪官污吏,橫行之權貴,如今看著眼前這一幕,仿佛昔日那一位屠戮四方,鎮壓天下的大總管再一次出現在他們面前一般。

    經此一事,大明朝堂之上可謂是遭受了一場大清洗,雖然不敢說將所有敵視楚毅的官員都給清洗了個干凈,但是任是誰也不敢再針對楚毅。

    就在大明一派欣欣向榮的景象當中的時候,距離大明最近的赤火王朝。

    赤火王朝之中,本來隨著烏鴉天人投降大明,赤火天人逃回映月宗,整個赤火王朝便陷入到了群龍無首的境地當中。

    如果說不是無法確定赤火天人的生死的話,可能這會兒赤火王朝便已經陷入到了混亂當中。

    所幸赤火天人沒有多久便再次出現,憑借著自身的實力,很是輕松的便平定了國中的混亂。

    而赤火天人所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在王都之中修筑一座傳送大陣。

    本來赤火王朝是沒有傳送大陣的,因為每一座傳送大陣都需要消耗極大的物資,映月宗又怎么可能會在區區一個世俗王朝身上浪費這樣的修行資源呢。

    但是這一次,為了針對大明,謀取大明神朝,映月宗卻是花費了心思,賜下了大量的資源,不用說這修筑傳送大陣的資源便是映月宗下發的。

    不只是赤火王朝,可以說蒼茫群山附近的數個王朝,那幾位自映月宗回歸的王朝之主紛紛在國都當中修葺起傳送陣起來。

    蒼茫群山附近就是映月宗的地盤,單單是被映月宗所掌控的王朝就不在少數,如今數個王朝開始整頓兵馬,虎視眈眈的盯上了大明。

    大明神朝元年,八月

    距離大明神朝降臨于這一方世界已經過去了大半年的時間,而大明神朝元年正是以大明神朝降臨于這一方世界的那一天開始計算,也就是說大明其實已經降臨這一方世界差不多八個多月的時間了。

    雖然說時間不長,可是對于大明來說,卻是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不提這一方世界對大明的同化使得大明疆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單單是大明國都億萬百姓都發生了不小的變化。

    盡管說這一方世界對于天人之下的修行者而言非常的不友好,強如無上大宗師這樣的存在正常壽元甚至都不比普通人強多少。可是有一點卻是不可否認,那就是這一方世界之中濃郁的天地元氣哪怕是對于普通人來說也是非常有益的,至少每日呼吸著濃郁的天地元氣,對于百姓的身體素質來說也是一個極大的提升。

    這一日楚毅正在武王府之中翻看典籍,突然之間一道身影快步而來,向著楚毅一禮道:“殿下,大總管急召殿下入宮。”

    楚毅不由的眉頭一挑,朱厚照數日之前方才來過武王府,若是不出什么意外的話,就算是再次前來也要幾日之后,這期間除非是發生了什么要緊的事情的話,朱厚照一般情況下是不會前來攪擾自己修行的。

    畢竟朱厚照也不是傻子,他來歸來,但是每次來之前都會先行派人打探清楚他是否在閉關修行,如果說是他在閉關修行的話,朱厚照是不會前來打擾他的,這一次朱厚照卻是一反常態的派人前來請他,那么只有一個可能,就是朝中發生了相當重要的事情。

    當楚毅入宮,來到御書房的時候,就見御書房當中,王陽明、楊一清等幾位內閣閣老一副氣喘吁吁的模樣,顯然也是剛趕來。

    朱厚照神色肅穆的坐在那里,看著朱厚照走進御書房當中,原本繃著的一張臉當即露出幾分笑容向著楚毅道:“大伴來了。”

    楚毅微微點了點頭,在一旁坐了下來,目光掃過楊一清等人,最后看向朱厚照道:“陛下這么急著召我等前來,莫非是出了什么事情不成?”

    一想到自己剛剛收到的消息,朱厚照不禁臉色變得有些難看起來,深吸一口氣道:“王政,傳蕩魔將軍前來覲見。”

    蕩魔將軍烏鴉天人乃是當初最先投降大明的天人,甚至被封了一個雜號將軍的封號。

    自投了大明神朝之后,烏鴉天人倒是顯得非常的用心,一心的幫著大明打探消息,先前傳出映月宗盯上大明神朝的消息就是烏鴉天人所打探來的,所以說在一定程度上,烏鴉天人還是可以信任的。

    在場一眾人可以說是大明神朝的核心了,自然是對于烏鴉天人不陌生,如今聽朱厚照的意思,似乎涉及到了烏鴉天人,眾人的神色也禁不住變得凝重了幾分。

    盡管說如今大明有了隨同楚毅歸來的岳飛、方臘等數十名天人強者,可是對于烏鴉天人來說,在場的一眾人還是相當的重視的。

    心思轉動之間,烏鴉天人的身影出現在御書房門口處,身為一尊天人,烏鴉天人相當的低調,走進御書房之中,烏鴉天人恭恭敬敬的向著一眾人行禮,縱然是修為不及他的楊一清、王陽明等人,烏鴉天人也顯得非常的恭謹。

    朱厚照擺了擺手向著烏鴉天人道:“蕩魔將軍,眾卿家皆在此,你且將你所打探來的消息給大家說上一說。”

    烏鴉天人深吸一口氣,一副滿臉憂色的模樣向著楚毅等人道:“武王殿下,諸位閣老,下官奉陛下之命探查各方消息,不久之前屬下得到一個關系到我大明生死存亡的消息……”

    楚毅淡淡道:“此事你先前曾提過,就是映月宗盯上大明的消息對嗎?”

    烏鴉天人點了點頭道:“正是此事,不過這次屬下所打探來的消息表明,映月宗已經開始有所行動,以赤火王朝為主的數個周邊王朝正在整頓兵馬,怕是要不了多久,大明便會遭受這些王朝的入侵。”

    “什么?”

    身為大明核心高層,可以說鮮少有他們所不知曉的秘密,甚至就是映月宗盯上大明的消息,在場一眾人也是知曉的,但是知曉歸知曉,只要一日映月宗沒有什么動靜,大家也就沒有太過緊張。

    畢竟按照烏鴉天人所說,映月宗對于大明神朝來說就相當于是一個龐然大物一般,就算是想要做準備,那也改變不了什么。

    但是如今烏鴉天人竟然告訴他們,映月宗的手段馬上就要上場了,也就是說大明即將迎來飛升之后前所未有的一場危機。

    盯著烏鴉天人,身為兵部尚書的王陽明沉聲道:“蕩魔將軍,你所言屬實嗎?”

    烏鴉天人點頭道:“下官句句屬實,敢以項上人頭擔保。”

    楚毅擺了擺手,看著烏鴉天人道:“烏鴉天人,你且將你所打探來的消息細細道來。”

    于是烏鴉天人將他所知曉的關于此番諸國聯合入侵大明的消息詳細的說了出來,當王陽明他們得知竟然有不下于數個王朝,聯合起來怕是不少于數百萬的大軍將會通過傳送陣出現在大明邊境之地,一個個的神色變得無比凝重起來。

    下意識的一眾人看向了坐在那里神色不變的楚毅的身上,楚毅不在倒也罷了,楚毅坐在那里,就如同定海神針一般,讓他們不由自主的將其當做主心骨一般的存在。

    楚毅神色不變,顯得非常的平靜,一只手輕輕的叩擊著桌案,然后向著烏鴉天人道:“你說如果這些入侵我大明的兵馬統統覆滅的話,映月宗會有什么反應?”

    烏鴉天人一愣,下意識的看了楚毅一眼道:“殿下莫不是以為憑借天人強者的修為便可以覆滅數百萬大軍吧,且不說到時候對方大軍之中會不會有天人強者坐鎮,單單是數百萬精銳大軍結成軍陣的情況下,便不是天人強者所能夠硬悍的。”

    眉頭一挑,楚毅看著烏鴉天人沉聲道:“此言何意?”

    愣了一下,烏鴉天人似乎反應了過來,看著楚毅幾人,心中有些感慨,這大明神朝不愧是從一方秘境或者洞天當中出來的,卻是對于許多修行常識一概不知。

    不過烏鴉天人一點都不覺得驚訝,而是神色鄭重的看著眾人解釋道:“諸位怕不是以為在這一片天地當中,許多王朝何以能夠與宗門勢力相對抗,甚至有許多強大的王朝能夠鎮壓國中宗門勢力。”

    楊一清等人聽了自然是生出幾分好奇來,在他們看來,如果王朝勢力不是如同大明神朝這般乃是氣運神朝的話,那么對上了宗門勢力的話,恐怕都不是宗門勢力的對手。

    可是現在聽烏鴉天人的意思,似乎在這一方世界當中,王朝勢力能夠林立世間并沒有他們所想的那么簡單。

    果不其然,烏鴉天人接著便道:“天人強者的確有著摧山斷岳之威,可是想要肆無忌憚的屠滅一支精銳大軍卻也沒有那么容易,因為一支精銳大軍一旦結成軍陣,形成軍陣之力,統軍將領完全能夠借助軍陣之力硬悍天人乃至更強的存在。”

    楚毅聽了自是心中泛起波瀾,一直以來楚毅都是下意識的認為隨著修行之人越來越強,王朝對于強者的約束也就越來越弱,甚至會出現一人滅一國的情形。

    這一點他在大宋世界展現無余,現在烏鴉天人娓娓道來的這一方世界的情況卻是讓楚毅改變了這一認知。同時也讓楚毅解除了一直以來的疑惑。

    既然王朝兵馬面對強者只有被屠滅的份,為什么會有那么的王朝出現,雖然說一些王朝乃是宗門扶持,可是同樣也有許許多多的強大王朝威壓境內宗門勢力。

    現在他算是明白了過來,原來王朝大軍并沒有他所想像的那么弱。

    這會兒烏鴉天人似乎是怕楚毅等人無法扭轉以往的認知,臉上流露出幾分凝重之色道:“其他不說,單說映月宗所立的映月皇朝就有十幾支凝練了軍魂的精銳大軍,其中最強的一支青狼嘯月軍更是有過斬滅天師強者的可怕戰績。”

    說著烏鴉天人又道:“其實諸位將一支凝練出軍魂的軍隊看做一個簡化版的氣運神朝的話,那么一切便能夠解釋、理解了!”

    眾人一聽,頓時眼睛一亮,烏鴉天人說的不是沒有道理,一支精銳大軍信念歸一凝聚軍魂繼而一躍擁有可怕的力量,其本質其實同一個王朝百姓信念歸一,成為玄之又玄的神朝沒有太大的區別,無非就是神朝百姓億萬之眾,精銳大軍多則數萬,少則數千,相比之下,顯然是一支軍隊信念歸一凝聚軍魂更容易。
网上棋牌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