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書吧 > 天唐錦繡 > 第六百二十五章 陰謀出手

第六百二十五章 陰謀出手

一秒記住【星月書吧 www.zgdstz.com】,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武媚娘深知自家郎君的行事風格,看似恣意張狂的背后絕對嚴守底線,大丈夫立于世間有所必為有所不為,有些時候哪怕犧牲自己的利益,也要去維護公平與正義。

    絕無可能為了某一個目標的達成而不擇手段,甚至葬送帝國之利益。

    遭遇了一場刺殺險死還生,以郎君的性情必然會采取報復,任人魚肉的豈能是那個“棒槌”?但無論怎樣報復,也斷無可能毫無底線,以耽擱軍械之運輸、破壞遼東大軍備戰的方式來打擊晉王的威信。

    可若是沒打算動這些軍械,卻又為何鬼鬼祟祟的混雜在這些江南趕來的船只當中?

    ……

    到了后半夜,前方裝載完畢的船只離開碼頭,轉舵至河面中心的航道往東駛去,到了船隊的前方停泊,空出來的泊位則由后邊的船只依次遞進。

    只不過軍械太多,碼頭的泊位有限,裝載的速度并不快,按照這樣的速度,大抵要到中午的時候才能夠裝載完畢。

    百余艘船只在河面上停駐,綿延的隊伍足有將近一里地,除去前方的船只停靠在碼頭的泊位上有燈火照耀之外,絕大多數都籠罩在黑暗當中,寒風呼嘯而過,船只在水面上晃晃悠悠,有若鬼影幢幢。

    這些裝載完軍械的船只便靜靜的停駐在河邊,盡皆熄了燈火,船上的水手以及“百騎司”的“監工”抓緊時間補個覺,否則等到天亮之后起航,往后將近半個月的時間里都沒有可能安安穩穩的睡覺了。

    畢竟此時的黃河雖然尚未冰封,但已經有不少地方陸陸續續出現大片的冰凌,稍有不慎便是舟覆人亡的結局……

    茫茫夜色之下,一艘船只的船舷下水波晃動,一圈漣漪蕩漾開去,隨即十幾個身穿黑色水靠的人影宛如水猴子一般自水中鉆出,輕盈敏捷的攀著船舷翻上甲板,旋即潛入船艙之內。

    這些人潛入艙內,先是上前試探睡下的水手,見到一個個都睡得死沉,拍拍臉也不見反應,這才徹底放心,然后便有人拿出繩索鉸鏈,用自帶的木杠架設了一個簡單的支架,繩索的另一端則將艙底用油布緊緊包裹的軍械牢牢綁住,幾個人一同用力,借助杠桿的原理將沉重的軍械緩緩吊了上來。

    等到一大包軍械吊上甲板,幾個人趁著夜色推到船舷旁,再次用杠桿的原理將軍靴包一點一點的順到水中。

    諾大的軍械包緩緩沉入河底,一圈一圈的漣漪隨即被寒風吹拂河面的波浪驅散,神不知鬼不覺。

    連續將船艙里三個軍械包盡皆丟進河里,這些人才小心翼翼的清除一切痕跡,然后倒退著再次潛入河水里。

    寒風吹著船只微微晃動,黑乎乎的河面上水波蕩漾。

    這些人重新下水之后,并未第一時間離去,而是潛入河底用一個簡易的帶著木輪的板車托著軍械包,沉重的軍械包在水里的浮力作用下很是輕便,幾個人便拖著走出去幾十米的距離,然后返回,浮上水面喘口氣,再次下潛。

    如是三次,三個軍械包都被拖離了船只下方。

    確定無誤,且銷毀了痕跡,這些人便游魚一般自水底游走,直接游出了最前頭船只的觀察范圍,這才露出水面,登上岸之后背著繩索木桿板車迅速離開,翻過河堤,再向前跑了大概半里地,到了一處密密麻麻的倉庫前,熟門熟路的鉆入一處庫房之中。

    外頭寒風凜凜,倉庫內卻是溫暖如春。

    空曠的倉庫內并無貨物擺放,這是在當中的地方燃起一個火爐,一個木箱子放在中間充當了桌子,幾個人正圍著木箱子喝著茶水說著什么,其余尚有皆是黑色勁裝的彪形大漢佇立在四周。

    當先一個穿著水靠的掀開頭上用水牛皮做的面罩,長長吁出一口氣,上前沖著當中大馬金刀坐著的面龐略黑的青年施行軍禮,沉聲道:“末將幸不辱命,任務完成!”

    黑面青年自然便是房俊,聞言道:“幸苦了!”

    拿過一只大碗,提起水壺倒了大半碗熱水,遞過去道:“喝完熱水,暖暖身子!”

    “多謝大帥!”

    這人便是皇家水師偏將習君買,結果大碗,先是喝了一口試試水溫,然后幾大口喝完,一股暖流頓時從胃里蔓延全身,將身上的寒氣驅散不少。

    房俊擺了擺手,道:“先將水靠脫掉再來說話,免得寒氣侵襲,傷了身子。”

    “喏!”

    習君買得令,帶著眾人到了倉庫一角,將水靠脫下,有人遞上干燥的棉布擦干身體,換上與房俊等人一般無二的黑色勁裝,然后回到房俊面前尋了個地方坐了,詳細的將行動過程復述一遍。

    房俊仔細聽著,覺得并無不妥,便問身邊的裴行儉:“守約覺得可有疏漏之處?”

    裴行儉捋著頜下胡須,沉思片刻,搖頭道:“只要迷藥的分量不會太大,導致那些水手和監督的‘百騎司’好手太遲醒來,便不會惹人懷疑。”

    房俊便撫掌笑道:“既然如此,那么咱們便進行下一步的行動!”

    裴行儉嘿嘿笑道:“晉王殿下定然以為咱們會全力破壞這次軍械的運輸,卻沒想到咱們只是來一招釜底抽薪,便會忙得他焦頭爛額。”

    房俊冷哼一聲,不屑道:“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他們自己可以自私自利不顧帝國利益,便將所有人都想得如他們一樣齷蹉。道為體,術為用。有道者術能長久,無道者術必落空。學術先需明道,方能大成,學術若不明道,終是小器。故道為綱,術為目,綱舉目張。道為世間規律,術為規律之用,道為本,術為末,若本末倒置,則一世殆矣!關隴只懂權術而不懂正道,只顧私利而罔顧大義,縱然能夠橫行一時,最終的結局亦不過是國之蠹蟲,晉王急功近利,心浮氣躁,自以為天縱之資可操控天下,終有一日亦要遭逢反噬,反受其害。”

    誠然,歷史上高宗李治即位之后國力強盛、威服四夷,更完成了李二陛下一生未能完成之夙愿——覆滅高句麗,房俊卻對其不以為然。

    國力之強盛,是因為李治上承貞觀之治,幾乎完全延續了李二陛下后期的政策,有貞觀之遺風。到了高宗后期,朝政幾乎被武則天一手把持,直至武則天登基之后,一直奉行著武則天的政治主張,為開元盛世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就算是史上最具有劃時代意義的對門閥世家的打壓政策,也是在武則天手上得以進展與發揚。

    而李治以赤誠仁孝謀求太子之位,登基之后表面上對待兄弟手足仁愛有加,實際上一眾兄弟卻相繼慘死,這其中很難說與李治毫無相干。

    登基之后便對一手扶持他上位的關隴貴族極力打壓,甚至于為了維護自己的名譽,不愿背負一個“過河拆橋”的罵名,借由廢后之機,一手操縱“廢王立武”之策略,將武則天推出來與關隴貴族打擂臺。

    待到消除權臣大權獨攬之后,將所有的罪名都盡歸于武則天……

    不得不說,李治可謂將權術玩弄得出神入化,史上之帝王不知凡幾,佼佼者更是數不勝數,但是權術之上能夠超越李治的,卻是屈指可數。

    然而一味的崇尚“術”,卻忽略“道”的作用,便限制了李治的最終成就。

    否則依托著貞觀之治留下來的遺產,四周除吐蕃之外再無強國,卻為何僅僅博得了一個“貞觀遺風”的評價?

    若是他的眼光更長遠一些,魄力更強盛一些,何至于舉國之力奈何不得偏處一隅的吐蕃,最終被吐蕃殺下高原,動搖了大唐之根基,埋下了大唐帝國覆亡之惡果?

    說白了,就是李治固然有能力,但是境界不夠……
网上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