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書吧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千七百二十五章 一視同仁!

第一千七百二十五章 一視同仁!

星月書吧 www.zgdstz.com,最快更新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最新章節!

    “好!好!好啊!”

    校場之上,丘行恭一張老臉黑如鍋底,段志玄卻是心情大好,撫掌笑道:“沒想到李參軍在箭術一道也有這么高的天分,當真是令人匪夷所思啊!呵呵!丘將軍,李參軍這箭術可還入眼?”

    說到最后,段志玄似笑非笑地看了丘行恭一眼,先前丘行恭處處想讓李澤軒出丑,可不就是在打他段志玄的臉嗎?他心里要說沒有一點不愉快也根本不可能,此時李澤軒出乎所有人意料,不僅沒出丑,反而憑借著這三箭大出風頭,他當然要對丘行恭“反將一軍”了!

    聞言,丘行恭頓時就跟吃了大便一樣難受,他一張老臉漲得通紅,吭哧片刻,終于開口道:“李參軍第一次射箭,便能射的如此之準,自然是天資過人。咳咳,不過戰場之上,可不會有這樣的死靶子立在那里不動讓人射,所以李參軍以后還需要勤加練習才是!”

    說罷,丘行恭覺得這里待不下去了,便想找個由頭離開,就見周圍已經圍了不少玄甲軍軍士,他眼珠一轉,立馬板著臉沉聲喝道:“你們都圍在這里做什么?嫌訓練任務不夠重嗎?都滾回去訓練!”

    “是!丘將軍!”

    眾軍士看丘行恭的臉色,就心知這老家伙此時心情不好,聞言連忙應了一聲,然后鳥作獸散、各回各營訓練去了!

    “走!咱們回去訓練吧!”

    就連程處默和尉遲寶林這個時候都不敢觸丘行恭的霉頭,程處默方才見李澤軒大展神威,這會兒本來還想上前和李澤軒吹侃一陣兒呢,聞言,這貨只得吆喝了一聲,便拽著尉遲寶林離開了。

    孫致平身為戊字營校尉,自然沒有繼續留下來的道理,他朝場中的李澤軒抱了抱拳,也不管對方能不能看得到,便轉身離開了。

    “段將軍,甲字營那邊還尚未巡察,丘某就不奉陪了!”

    見眾將士依言散去,丘行恭的臉色多少好了一些,他向段志玄抱了抱拳,淡淡道。

    段志玄點頭道:“丘將軍既有事情,那便去忙吧!”

    “嗯!”

    丘行恭這才轉身離去。

    方才還挺熱鬧的“臨時靶場”,此時便只剩下李澤軒、段志玄以及段志玄的兩名親衛了,李澤軒將角弓還給了一名親衛,然后他上前對段志玄道:“末將只是一時興趣,想要試試軍中的弓弩,倒沒想到鬧出這么大的動靜,將丘將軍和其余眾將都給吸引過來了,實在是罪過!”

    段志玄笑呵呵地說道:“呵呵!無妨!有些人存心想看你笑話,這一逮住機會,即便你不叫他來,他也會自己來的,這個不怪你!”

    段志玄雖然沒有指名道姓,但是人都知道他口中那個存心想要看李澤軒笑話的那個人是誰。

    李澤軒面色如常,沒有接話。

    段志玄可以這樣說丘行恭,但他不能,不管怎么說,丘行恭在玄甲軍中的軍職和地位都要比他高,不管是在古代還是現代,當著別人的面編排自己的上司都不是一個好行為。

    見李澤軒不接話,段志玄目露欣賞之色,然后主動開口道:“李參軍現在對于玄甲軍應該比較熟悉了吧?老夫還有要事處理,李參軍便自己轉轉吧!”

    他今日原本只是想帶著李澤軒熟悉下玄甲軍的情況,卻不曾想中途牽引出這多波折。

    李澤軒抱拳道:“多謝大將軍!”

    “嗯!”

    段志玄擺了擺手,便離開了。

    李澤軒想了想,然后朝著戊字營的訓練方陣走去。

    早上校場點兵的時候,他并沒有注意到玄甲軍戊字營的校尉是孫致平,畢竟當時那么多人,他不可能去看每一個人長什么樣。不過方才孫致平向他抱拳行禮的時候,他就已經注意到了,能在這里遇到熟人,他自然要去見一見,不管怎么說,他們以后也算是同僚了。

    “……各隊隊正帶人去馬廄牽馬、取弓,接下來進行騎射訓練,老規矩,午時之前,三次考核不合格者,中午不許吃飯,都聽到了沒有?”

    李澤軒剛到戊字營方陣附近,便聽見孫致平在給軍士們訓話,聲音洪亮,語氣嚴肅,頗有一種將領的威嚴,他忍不住心中暗贊,看來這個孫致平還是有些將帥之才的啊!

    “聽到了!”

    將士們對此倒是已經習以為常,顯然他們之前都是這么過來的,聞言大聲應諾。

    程處默跟尉遲寶林卻徹底傻眼了,他倆今天剛加入玄甲軍,還不知道孫致平所說的騎射考核內容是什么呢,就要接受這么嚴苛的懲罰制度,這萬一他倆一會兒考核不通過,這不就吃不上中午飯了嗎?那下午還怎么訓練?

    “誒誒誒?孫校尉,俺跟寶林也要接受考核嗎?”

    將士們四散而去,程處默卻不甘心地快步走到孫致平近前,急聲問道。

    孫致平皺了皺眉,一臉嚴肅道:“玄甲軍將士不管出身如何,一旦入營皆一視同仁,你二人雖然今日剛加入玄甲軍,但在訓練考核上,本將不會給你們例外,若是考核不通過,你們照樣得接受懲罰!在戊字營,要想吃飯,就必須得拼命訓練!”

    “啊?這也太不公平了吧?”

    程處默頓時傻眼,孫致平的一番話,卻將他的所有后路全部給堵死了,他似乎可以預見今天中午只能看著別人吃飯、自己卻只能餓肚子了!

    “哼!公平?這個世上本就沒有公平,只有實力!”

    孫致平冷哼一聲,隨后他想了想,又道:“不過你們二人皆是出身將門,底蘊深厚,只要訓練時別偷懶,玄甲軍軍中的這些考核訓練應該還不至于難道你們!但不管怎么說,你們既入玄甲軍,本將或者大將軍都會對你們一視同仁,這里沒有特例!當初玄甲軍擴軍、新兵剛入營時,也全都是這么過來的!都聽明白了嗎?”

    程處默只得無奈道:“明白了!”

    “那還不去馬廄牽馬?”

    孫致平淡淡道。

    “是!”

    程處默應了一聲,只能帶著尉遲寶林離開了。

    ……………………………………
网上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