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書吧 > 位面之狩獵萬界 > 第八百八十七章 一窩那么多!

第八百八十七章 一窩那么多!

一秒記住【星月書吧 www.zgdstz.com】,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感謝:辛潮澎湃、08a,多謝兄弟們的打賞支持,夏天拜謝。

    ※※※※※※※※※※※※※※※※※※※※※※※※

    離開‘聊齋大世界’黃少宏先回到了現實世界,回歸的時候,依舊是晚上他之前離開的時間。

    穿越時空的經歷雖然精彩,但其中卻也充滿危險和戰斗,時間久了即便是黃少宏也要適當的放松一下心情。

    黃少宏的放松方法,就是讓自己回歸普通人的身份,好好的休息幾天,睡到天亮。

    但對于一個仙人來說,即便是睡那也是修行,根本不可能達到如以前那般,單純睡眠的狀態。

    所以黃少宏回歸之后,就自己封閉五識,讓自己可以真正的,像普通人一樣可以一覺睡到自然醒。

    雖然對于此時的他來說,地球上根本沒有什么能夠威脅到他,但還是事先和破銅打好招呼,一旦外界有什么危險,就第一時間喚醒他。

    這一覺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意識才緩緩從隨眠中醒來。

    感受到身上傳來那種闊別已久的懶洋洋的感覺,黃少宏貪戀這種感覺之下,并沒有睜開眼睛,想要再像個正常人一樣,睡一個回籠覺。

    可就在這時,耳朵上忽然傳來一陣酥酥的搔癢感覺,黃少宏以為是馮婉嫻在作怪,嘴角一挑,伸手就把這淘氣的人兒攬了過來,同時手也不老實起來。

    感受那人相對瘦削的身體,觸手剎那,微微僵硬的身軀,黃少宏忽然覺得得有些不對,還沒等做出反應,就聽見外面有人叫道:

    “小姐,吃飯了,再不吃飯上學就來不及了!”

    黃少宏猛地睜開眼睛,就見李梓涵在正躺在自己懷里,掙著大眼睛,一眨一眨的望著自己,而他那只罪惡的手......

    這畫面讓他想到了《讓子彈飛》中姜雯與佳玲姐那場戲:

    “夫人,兄弟我此番只為劫財,不為劫色。有槍在此,若是兄弟我有冒犯夫人的舉動,你可以隨時干掉我。若是夫人有任何要求,兄弟我也決不推辭。”

    黃少宏使勁兒搖了搖腦袋,將這亂碼七糟的念頭甩出腦海去,這特么都什么玩意這是!

    這時候黃少宏也回憶起如今是什么狀況,在異世界過了好幾年,卻忘了自己身在何處了。

    此時在現實世界中的他,可不是住在馮婉嫻的那別墅中了。

    因為李梓涵的心理疾病,在現實世界之中,他現在是被李和安安排和李梓涵一起,住在李家的花園豪宅里的。

    當然是分房睡!

    如今出現這種狀況,自然不會是他如何,絕對是這小丫頭在他睡著之后,偷著跑過來的。

    這種情況以前就有過兩次,不過都被黃少宏發現,沉著臉讓小丫頭自己回去,可昨天晚上剛回來的時候,他封閉了五識,以至于被人摸到了身邊,他都沒有感覺到。

    心中埋怨破銅:

    “你怎么不叫我呢,這種事情多尷尬?”

    破銅嘿嘿笑道:

    “你不說遇到危險再叫你么,人家小姑娘還能吃了你不成?”

    “我怕吃了她......我,哎,懶得和你多說,越說越亂!”

    “子涵你不在自己房間睡,怎么跑到我這來了!”

    黃少宏用異常嚴肅的語氣掩飾自己此時的尷尬。

    同時連忙就想抽回手臂好起身,不料卻被李梓涵一把抱住手臂:

    “少宏哥,看不見你我好害怕,再讓我抱一會好不好,我不會占你便宜的!”

    黃少宏一臉懵逼的看著此時的情況,真想問一句,姑娘,你這話是諷刺我呢嗎?

    ‘咚咚咚’

    房門被輕輕敲響,外面照顧李梓涵起居阿姨的聲音傳來:

    “黃先生,小姐在你這里嗎?”

    黃少宏這個頭大啊,這你妹的,還讓人堵屋了,他正想著怎么說呢,就見李梓涵忽然朝他一笑,然后朝外面喊道:

    “我不在!”

    黃少宏:“......”

    此時黃少宏一頭黑線,有一種被仙人跳了的感覺。

    李丫頭這絕逼是故意的,要不是上次救趙小南那次遇到了僵尸,連累這丫頭受了驚嚇,這絕對要抓過來打一頓PP。

    李梓涵這一句過后,外面頓時沒了聲音。

    但已經恢復五識的黃少宏,清楚的聽到外面那喊話阿姨在拿著電話撥號的聲音。

    然后不出所料的在一分鐘之后,黃少宏接到了李和安的電話。

    剛剛接通對面劈頭蓋臉就是一頓粗口。

    黃少宏在異世界的身份,不是是帝王,就是天師,要么是九頭蛇首領、至尊法師,每個身份都無比尊崇。

    此時聽到李和安的粗口,下意識就沉下臉來。

    當然這點事情也沒必要和對方為難,畢竟兩人糾葛太多,不說眼前李梓涵,還有一個馮婉嫻呢,總之兩家關系這是剪不斷理還亂啊!

    正想等著李和安那邊住嘴之后,再開口解釋,沒料到李梓涵見到黃少宏臉上不喜的表情,伸手就把電話拿了過去,同時帶著哭音說道:

    “爸,你是想逼死我嗎?”

    那邊李和安瞬間就毛了:

    “寶貝閨女,你是爸大寶貝兒啊,爸怎么會逼死你呢,爸疼你還來不及呢,你可千萬別胡思亂想啊,大夫說你現在不能受刺激......”

    李梓涵又委屈道:

    “那你就別罵少宏哥,一切都是我自愿的......”

    黃少宏:“......”

    這特么越感覺就越像個套兒了,哪來的‘一切’啊?咱不帶這樣的行不行!

    黃少宏剛要把電話拿過來,解釋一下其實什么都沒發生的時候,李梓涵已經飛快的掛斷了手機。

    “.......”

    黃少宏一捂臉:

    “丫頭,咱不帶這么玩的好不好,什么你就自愿了?哪來的‘一切’啊!”

    李梓涵此時哪里還有剛才委屈欲哭的樣子,只是有些羞澀的看著他,問道:

    “香嗎?”

    黃少宏一愣:

    “什么香嗎?”

    他說完才反應過來,自己捂臉這只手,不就是之前‘讓子彈飛’那只手么!

    “我去,小丫頭你這都什么啊!”

    李梓涵抓住黃少宏的大手,認真的道:

    “我剛才就是告訴爸我的態度,同時也告訴少宏哥你......”

    “你......,你......,怎樣,我都......,我都愿意的!”

    如此大膽的表白,讓黃少宏有些錯愕,這還是那個在他眼中,特別文靜、說話時都略微靦腆,有些羞澀,性格內向軟糯的李梓涵嗎?

    忽然之間,黃少宏意識到什么。

    想到兩人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李梓涵是一個人在泰國旅游被人販子抓了,還是自己救了她。

    如果真是一個靦腆、羞澀,性格內向的女孩,那李和安怎么可能放她自己一個出來旅行呢?

    但凡敢于一個人旅行的女孩,首先具備的特質便是獨立的性格。

    而從李梓涵不愛帶保鏢這一點看,她顯然就是一個非常獨立的女孩,那她必然擁有強大的自信心,生活中的困難絕對不可能打倒她們。

    黃少宏想到這一點,忽然明白了什么,上次遭遇僵尸的事情里,李梓涵驚嚇是有的,但那所謂的心理陰影肯定是不存在。

    這丫頭之所以一直裝作有心里疾病的樣子,應該就是想接近自己。

    明白過來的黃少宏又好氣又好笑,不過沉吟了一下,還是沒有揭穿對方!

    他盯著李梓涵的眼睛,異常認真的說道:

    “子涵,你不了解我,我不是什么好人!”

    李梓涵眼神波動了一下,輕笑道:

    “那又怎樣?少宏哥你要是劫匪,我和你一起做壞事好不好?你要是殺手,我可以給你打下手啊,我不管你是好人還是壞人,我只知道你救了我好幾次,你對我來說就是最大的好人!”

    她說完拉過黃少宏的手,將頭枕了上去,用臉頰輕輕的蹭著掌心、

    黃少宏沒有收回手,只是嘆氣道:

    “我說的不是這個,我是說我有很多女人!”

    李梓涵手上一僵,然后瞬間恢復,笑了起來:

    “少宏哥你休想用這種借口趕走我!”

    黃少宏見她不信,正想舉個例子,李梓涵卻忽然伸手堵住了他的嘴:

    “少宏哥你不要說了,沒有用的,我也不是傻子,我也有感覺的,這一年多以來,我能感覺到你一直在和我保持距離,我明白你的意思,你肯定是有喜歡的人了!”

    “我曾經試過不聯系你,不找你,但沒用的,我控制不了我自己,或許在泰國你打開麻袋,我看到你第一眼的時候,就喜歡上你了!”

    感覺到黃少宏的嘴動了動,李梓涵連忙道:

    “少宏哥,你別說話,你先聽我說!”

    黃少宏心中嘆了口氣,微微點頭。

    李梓涵臉上露出一絲笑意,然后繼續說道:

    “我當時被抓以后,聽到了那些人販子的對話,他們用英語與別人聯系,要給我們被抓的女孩子配型,我立刻就知道他們是販賣器官的,因為我之前就在網上看到過這樣的事情,只是沒想到我會遇到相同的事情!”

    “那時候我感覺自己死定了,我在想我還沒有談過一場戀愛就要死了,這樣的人生真的太虧了,我當時還幻想有個白馬王子,能打敗那些人販子,救我出去,到時候我就嫁給他,給他生猴子,生一窩那么多!”

    李梓涵說到這兒的時候,還用手比劃了一下,然后才感覺有些不好意思,自己先笑了起來,笑完才接著道:

    “就在他們把我從地牢裝進麻袋要帶走的時候,我知道我的時間不多了,應該是找到了與我配型成功的買家,當時我怕的要死,從來沒哭過的我,第一次流下了眼淚!”

    李梓涵說到這里時,臉上現出驚恐之色,顯然那段記憶對她來說是多么不美好。

    可她說完之后,臉上驚恐消散,忽然露出幸福的笑容,對黃少宏道:

    “然后少宏哥你就出現了,像我想象中的白馬王子一樣,打死了壞人,拯救了我......”

    “所以,經過我深思熟慮,內心百般掙扎,我決定了......”

    李梓涵說著慢慢靠近,大眼睛忽閃忽閃的明亮無比。

    黃少宏如今仙人修為,此刻也不覺有些緊張起來:

    “你......你決定什么了?”

    李梓涵嘴角一挑:“我決定給你生猴子,一窩那么多!”

    說完直接就印了上來。

    接下來.......,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黃少宏迅速的離開了房間,在傭人們異樣的眼光下,跑到樓下花園之中,拿出了好久沒有抽過的香煙大口吸了起來。

    他這個郁悶啊,你說我這剛穿越回來,頭沒梳臉沒洗,早飯還沒吃呢,你就說要給我生猴子,咱不帶這樣的行不行。

    倒不是黃少宏矯情,這要是別的美女,只要人品過關,相貌符合他的審美,如此的癡心長情,那也就順水推舟了。

    反正虱子多了不咬,他一開后宮的怕個啥啊!

    關鍵這個人是李梓涵,以黃少宏和馮婉嫻的關系,他真無法想象如果和李梓涵還有什么,那最后這件事如何交代啊!

    正抽著雪茄呢,就見李和安的勞斯萊斯開進了花園別墅得大門,車剛剛停好,李和安就從車上跳下來了,氣勢洶洶朝黃少宏走了過來,指著他怒道:

    “你個臭小子,你怎么答應我的......”

    “爸,你干嘛呢?”

    李梓涵的聲音在后面響起,讓李和安身體一僵,轉身的功夫,瞬間換了一副笑臉,拍著黃少宏肩膀笑道:

    “少宏啊,不錯不錯,我還要多謝你照顧子涵啊,你說我這個當爹的都不知道怎么感謝你好了!”

    他說話的時候,轉過頭來,背對李梓涵咬牙切齒的,拍在黃少宏肩膀上的手,使勁抓了抓,想要讓其吃些苦頭,結果抓的自己手生疼,讓他咬牙切齒還沒有辦法。

    李梓涵穿著睡衣,赤著腳走了過來挽住黃少宏的手臂,嬌聲朝李和安道:

    “爸,你可不能欺負少宏哥啊,你早上打電話的語氣也太兇了!”

    李和安臉上肌肉直抽搐,心說我寶貝閨女都被這臭小子吃干抹凈了,我還不能對他兇了我.......

    他手握緊了又張開,張開了又握緊,幾次想讓身后保鏢教訓這臭小子一頓,但想到自己女兒的病情,李和安憤怒話到了口邊,就變成了:

    “哎呀寶貝閨女,這才春天還涼著呢,你怎么不把鞋穿上啊......,那個誰......齊媽,趕緊給小姐拿鞋啊!”

    早飯是黃少宏與李和安父女一起吃的,李梓涵笑吟吟的坐在黃少宏身邊,還給他夾菜,讓對面李和安‘如坐針氈’,‘如芒在背’,‘如鯁在喉’的吃完了一頓早餐,然后就氣呼呼的坐車離開了。

    不過在走之后,黃少宏手機上收到了李和安的信息:

    “梓涵還小,你悠著點,要弄出事來,我和你拼了!”

    黃少宏一頭黑線,這都什么跟什么啊。

    吃完早飯,開車送李梓涵去上學,白天沒什么事情,約了馮婉嫻看了場電影,吃了頓午飯,然后又有益身心的打了一場友誼賽。

    中途幾次想要說起李梓涵的事情,卻又不知如何開口。

    最后黃少宏做了一個決定,等他這次救十方回來,就把一些事情,選擇性的說給自己的親人聽。

    如果他們同意就把他們接到其他世界居住,享受長生不老和滔天的富貴。

    若是他們舍不得現代社會,就給他們注射簡化版的長生藥劑后,抹去這部分記憶,讓他們一生無痛無病,自然的生老病死,同樣也讓他們在正常的社會中,享受有錢人的待遇,讓他們幸福一生。

    黃少宏也同時決定,到時候將馮婉嫻與李梓涵的事情說個清楚,前者既成事實,自然是不能放手的,后者如何選擇,那就交給她自己決定好了。

    如果到時候她真的還這么想,那他自然也不會辜負這個對他一往情深的姑娘。
网上棋牌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