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書吧 > 梟雄 > 第一千二百八十二章 攤牌(上)

第一千二百八十二章 攤牌(上)

一秒記住【星月書吧 www.zgdstz.com】,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你不知道花名冊嗎?”朱姓男子故意問道,臉上表情似笑非笑。

    楊曄心慌不已,但面上強作鎮定:“我不知道什么花名冊,你到底是什么人?來這里干什么?”

    “我來就是想看看那本花名冊。”朱姓男子笑道,“你要是肯把花名冊交給我,看在你曾祖父的面子上,我就饒你一命。”

    “你要殺我?”楊曄叫道。

    “不一定。”朱姓男子說道。

    “你……”

    “楊曄。”朱姓男子說道,“你不覺得奇怪嗎?”

    “奇怪什么?”

    “我怎么會到這里來?”

    “你是怎么來的?”楊曄心生不祥之感。

    “這里是錦衣衛大牢,外邊除了錦衣衛的高手之外,還有西廠、東廠、刑部的諸多高手,可我還是來了,你知道是為什么嗎?”

    “為什么?”楊曄忍不住問道,語氣開始顫抖。

    “你可真是笨啊。”朱姓男子說道,“楊榮怎么會有你這樣的曾孫?他要是還活著,一定會被你氣死不可。”

    “你……”楊曄越想越覺得不對勁,陡然大大聲喊道,“來人啊,來人啊。”

    “你盡管喊吧,就算你喊破喉嚨,也不會有人到這里來救你。”

    楊曄聽了這話,不由一陣心寒。

    早知道這樣的話,倒不如不來錦衣衛的大牢,至少能保住性命。

    “你……你究竟想要什么?”楊曄知道朱姓男子的本事很大,真要殺自己的話,根本不用出什么力氣。

    “我已經說了,只要你把花名冊交給我,我就饒你一命。”

    “可是……可是花名冊不在我這。”

    “是嗎?”

    “我發誓!”楊曄叫道,“朱……朱大俠,你要是肯放過我,就算給你做牛做馬,我都愿意。”

    “這就是你跟我說話的態度嗎?”

    聞言,楊曄噗通一聲,給朱姓男子跪了下去,一副怕死模樣。

    “唉”,朱姓男子嘆了一聲,說道,“沒想到啊沒想到,楊榮竟有你這樣的曾孫。我問你,你把花名冊交給誰了?”

    “交給了……交給了抓我的那個人。”

    “你說的是趙無忌?”

    “趙無忌?那個人就是西廠的都督趙無忌?”

    “你不知道他是誰?”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武功很高,殺我易如反掌。”

    “那我呢?”

    “朱大俠要殺我,也是輕而易舉。”

    “好。”朱姓男子雙手往身后一背,對著牢里的楊曄笑道,“我最后問你一個問題,你要是答對了,我就放你一條生路,你要是答錯了……”

    “大俠盡管問。”楊曄為了活命,無論對方提什么問題,他都會回答,而且是絕不隱瞞。

    “我知道我是誰嗎?”朱姓男子突然問道。

    這話楊楊曄問得愣住了。

    “你要是還猜不出我是誰,那也太笨了。”

    “大俠是……”楊曄仔細想了想,突然間,他神色大變,竟是全身顫抖起來,“你……你是朱……朱……”

    “既然你猜出了,那就該知道自己會是個什么下場吧。”

    “不……不要……”楊曄神色驚恐,像是看到了魔鬼一般。

    “以你父子的所作所為,早就該死了,放心吧,你要是死了,會有人給你安葬的。”

    朱姓男子說完,大笑一聲,轉身而去。

    至于楊曄,神色越來越古怪,全身冷汗如雨下,到了最后,他的面色一片慘白,不知怎么回事,竟是活活給嚇死在獄中,仍是一副跪著的樣子。

    不知過了多久,兩個錦衣衛的獄卒來到外邊,朝里掃了一眼,先是一怔,接著便大吃一驚。

    其中一個喝道:“楊曄,你在干什么?”

    楊曄當然回答不了。

    “楊曄,你少在我們面前玩把戲!”另一個叫道。

    等到兩人發現不對時,進去為楊曄檢查身體,才發現楊曄早已斷氣,不由嚇得面色蒼白。

    不多時,楊曄在獄中暴斃的消息,就傳開了。

    而當汪直得知這個消息后,十分震怒。

    他親自來錦衣衛大牢看了楊曄的尸體,并詢問看守的眾多高手,但無論是誰,都不知道這是怎么回事。

    楊曄之死,頓時成了一個秘。

    但不管楊曄是怎么死的,他的死,無形之中,加大了西廠與儒門之間的矛盾,而其中又涉及到了東廠與刑部。

    甚至可以說,西廠與儒門矛盾已經到了不可調和的地步,就算汪直想忍,也沒辦法解決。

    一天之后,以文弘為首的一幫文武大臣,開始彈劾西廠。

    盡管汪直身后有朱見深撐腰,可朱見深不可能當做什么事都沒有發生。

    而隨著彈劾的人數越來越多,朱見深也不得丟棄一些卒子,將這些卒子下獄。

    不過與此同時,汪直并沒有閑著,抓了不少文武大臣,其中有不少被查出犯了事。

    就這樣,到了四月底,王默出關的那一天,西廠與儒門的矛盾,便到了白熱化的地步,相當于有你沒我,有我沒你。

    “義兄。”汪直見到王默后,將楊曄之死以及這二十多天發生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訴了王默,希望王默能帶領自己將儒門打敗。

    可是,王默得知楊曄死后,像是早已預料,說道:“義弟,我的擔心果然發生了。”

    汪直道:“義兄,你早已料到楊曄會死?”

    王默點了點頭,說道:“我不可能保楊曄一輩子。況且以楊曄的所作所為,也逃不過法網。只不過他死在了錦衣衛的大牢之中,卻又沒有驚動看守之人,殺他的人,這一招實在高明之極。”

    “義兄。”汪直想了想,說道,“殺楊曄的人會不會就是朱陽?”

    “就算不是朱本人陽,也是朱陽派出的神級高手。”

    “朱陽這么做,就不怕皇上真的跟他翻臉嗎?”汪直想不通。

    “如果皇上真要跟朱陽翻臉的話,又何必等到這一天呢?”王默說道,“我問你,西廠最近抓了那么多人,你是不是全都查實了他們的罪證?”

    “這……”汪直遲疑了一下,說道,“義兄,你不是不知道,儒門那些人實在太囂張了,皇上的話他們根本不聽,非要把西廠整死不可,我……”

    “你不用說了。”王默沒有怪汪直沒有忍住,“換做是我,我也未必能做得比你更好。”

    汪直說道:“那我們現在該怎么辦呢?”

    “后天就是天下武道大會的日期,你聽我的,將所有抓來的人放了。”

    “放了?”

    “對。”

    “可是……”

    “你擔心皇上會責怪你嗎?”

    “我……”

    “你只管放人,我一會兒就去見皇上。”

    汪直感覺到事情不妙,忙道:“義兄,還是讓我去見皇上吧。”

    “這是我與朱見深之間的事,你不要插手。”王默正色道。

    汪直從來沒有見王默如此嚴肅,不敢再開口,當下就遵照王默的吩咐,將那些被西廠抓來,但只是嫌疑犯身份的人全都放了。

    而當天晚上,王默一個人去了皇宮,見到了朱見深。

    朱見深似乎早已知道王默會來,特地為王默安排一場酒宴。

    不過這場酒宴只有兩個人,那就是王默與朱見深。

    王默喝了幾杯酒之后,終于跟朱見深攤牌了。

    他說道:“皇上,你是不是也早已料到楊曄會死在錦衣衛的大牢中?”
网上棋牌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